老汉 boosted

年轻人是借助防疫来完成对文革的构想,“怎么会发生那样荒谬的事”,现在看清楚了:很惯性,很温和地走了进去。

老汉 boosted

ZT: “脱裤子放屁”的下联有了:
“戴口罩吹笛”

唐山的宣判,我是这么看的:
先把该捂的都捂着。
把整个事件套一个比较轻的罪行,比如故意伤害。
出一个轻伤的鉴定结果,
再按轻伤的法条重判。

既当又立的名词解释。

流言没法验证怎么办?
到了这时候,也别矜持了,可以去看看胡锡进怎么说。如果风向变了,老胡一定会及时跟上。别人或许还有一点为难,老胡绝对不会。他一辈子始终如一的表现是另一种“金字招牌”。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虽然可能会失望。

老汉 boosted

@momoro 我也来补充一些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由杨奎松、高华、沈志华等共同撰写)
李玉贞:《中国共产党与共产国际》
杨小凯:《百年中国经济史笔记》
杨奎松:《联共与反共》
以下是回忆录:
巫宁坤:《一滴泪》 《燕园末日》(短文)
陆键东:《陈寅恪的最后20年》
晋永权:《红旗照相馆:1956-1959年中国摄影争辩》
高尔泰:《寻找家园》
郑念:《生死在上海》(又名:《上海生死劫》 )
还有一些纪录片:
胡洁导演:《我虽死去》 《寻找林昭的灵魂》
赵亮导演:《上访》
张以庆导演:《幼儿园》
王兵导演:《夹边沟》
王利波导演:《掩埋》

很诚实的忏悔,对象一个都没错。

他对不起“国家”、“唐山”…甚至网民,除了受害者。
把前面几个因素去掉,打死那几个小姑娘又算个啥?

我感觉无颜以对

“战争始于2014,这次入侵2月24日开始。因此他们有很多时间决定他们对战争的立场是什么。如果允许他们以人道主义为由进入立陶宛,只是因为他们在战争期间坐在沙发上在电视上看到战争时他们可以接受,但当政府要求他们参军时就不再可以接受。这对我来说是无法理解的”

既然都愿意为国捐躯,能让这些人把遗体捐献都签了吗?
我知道的,反而是很多反贼签了这个,&多次献血。

老汉 boosted

《我谈到血》
许立志

我谈到血,也是出于无奈
我也想谈谈风花雪月
谈谈前朝的历史,酒中的诗词
可现实让我只能谈到血
血源自火柴盒般的出租屋
这里狭窄,逼仄,终年不见天日
挤压着打工仔打工妹失足妇女异地丈夫
卖麻辣烫的四川小伙
摆地摊的河南老人
以及白天为生活而奔波
黑夜里睁着眼睛写诗的我
我向你们谈到这些人,谈到我们一只只在生活的泥沼中挣扎的蚂蚁
一滴滴在打工路上走动的血
被城管追赶或者机台绞灭的血
沿途撒下失眠,疾病,下岗,自杀
一个个爆炸的词汇
在珠三角,在祖国的腹部
被介错刀一样的订单
解剖着我
向你们谈到这些纵然声音喑哑,舌头断裂
也要撕开这时代的沉默
我谈到血,天空破碎
我谈到血,满嘴鲜红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古人早就懂的道理,今人当然也懂。但古人能直接说,这个今人没法比。

所以,今人也盼着“伟大复兴”,随便复兴到哪一朝也比…

血和泪的文化输出。

这里也曾像人一样抗争过,今天只剩下一点模糊的影子,年轻一辈很多完全不知道。

老汉 boosted

@holyshit 这个人更猛!走同样艰险的路线还带着老婆孩子🐂🐂🐂 他的叙述也清楚得多。还有下篇:youtu.be/hBM8EKD8gFc
这个人的经历也表明,沿途各国警方都完全清楚情况,也知道偷渡者目的地是美国,所以只是想办法从偷渡者身上多捞些钱。要是堵上这条路等于断了警察们的财路了。

老汉 boosted

看了蔡的举报以后,莫名竟然生出啦一丝幸运感:
幸好这些达官贵人有自己玩的地方,不跟咱们老百姓一起玩。否则,万一,岂不像蚂蚁一样被人家弄死?

转头又看了点国际新闻,真像做梦一样

老汉 boosted

蔡云峰用生命举报:《关于甘肃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姚远及其妻子林明宇腐败问题的实名举报》 这份举报信(也可以说是自供状),涉及两任省委书记,还有傅正华,包括现公 安 部监所管理局局长朱守科的一件事,涉及人物众多,共两万多字。我不是为了申冤,更不是为了博取同情,我以前为虎作伥,不值得也不配被同情。我只是认为老百姓有权利知道我们这些领导是如何“为人民服务”的。
存檔一下,很可能和諧,非常震撼

Show thread

闻一多(1899.11.24—1946.7.15)
本名闻家骅,字友三,生于湖北浠水县巴河镇,中国现代诗人、学者。
2009年闻一多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最著名的代表作《死水》: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铁罐上绣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漂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老汉 boosted

tiktok热门也全是伊朗女性的剃发反头巾运动…
天,伊朗女性,真的我要站起来致敬。
“既然向前一步,向后一步都是死。你为什么不向前迈一步呢?向前一步,还能看到不同的风景。你只有向前一步,之后降生在此地的姑娘才可能不再遭受跟你相同的命运。”

我日…眼泪……憋不住狂流。

顺便说伊朗女性接受高等教育是全中东第一,她们的受教育率高达97%。另外2012年据联合国统计伊朗达到学龄期的女男入学比例是主权国家最高的,从小学入学的伊朗女男入学比就达到1.22:1。

所以伊朗大多女性都有知识有文化,因此她们更加能体会到一个人,不论男女如若长期生存在高压环境下,是会变得十分扭曲而成为非人类的存在 :Parrot49:

梦回大秦,别忘了“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等着“二世而亡”

每天气愤、心碎、沮丧绝望的日子里,忽然看到一部充满天真的电影。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