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来个置顶
“我是个不忠诚的人。我对你产生的这种爱情,我知道它是虚幻的。尽管表面上看起来我爱的是你,其实我爱的仅仅是爱情。”

没什么不能承认的,我就是离不开我的痛苦,只有痛苦给我亲切感。快乐是生活垂垂眼轻飘飘的赏赐,痛苦是生活行进停靠的锚点。

不想承认,只有写题能使我平静,可我一点也不喜欢写题,一点也不……只有强迫自己做不愿做的事情才能获得安心……

听MEmento·MORI,心烦意乱。被调动情绪的感觉,当然不能说好,但是也习惯了。可是这种情绪到现在也没有习惯,习惯这个不如去死。

就这点看布袋戏了解的闽南语,看到闽南语歌词连猜带蒙也没小时候看文言文懂得多,倒是靠一句句听还能有点谱 :ablobcatheartbroken: 注定要成为闽南语文盲哑巴,虽然耳朵还能听见,也得要听力辅助的那种

夏天的云是最可爱的,童话里的云,动画片里的云,千寻苏菲抬头看的云。绵厚可爱。可夏天也是最难呆在户外看云的。透过窗户只有墙,楼,城市的楼群像地狱伸上的枯爪。

虽然不允许别人控制我的生命,我妈倒不是不行,妈妈!要么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

怎么可能不满现状,哪怕是这样的现状,都是我很拼力才得到的

梦见很多翻译新书,悼文成为一种体裁,一个故事单元总是悼文开篇,悼文穿插,悼文结束,主角不是那个已经死了的,就是那个独活而成半鬼的。当时打开的那页是一个单元的第一页,篇名叫《小像》,配图是半身胸像,珐琅相框,里面的小姑娘被阴影笼着脸,花朵一样颓败垂下去。还活着的那个人怀念她,仿佛在黑暗中见到她,遇到和她像的人,那个相似的姑娘也死去,再一份悼文,浑浑噩噩的大半生。
结果醒来发现这世界上没有!!!!

站在风里想起她,听见人间烟火气想起她,看花草舒展想起她。她问工作在什么地方,会不会是她那?
我和她都没提过什么未来的打算,或者说是不提也不问,顶多讲讲当天,也都不痛不痒。但我长戚戚,去年考虑报她那边,又觉得这种想法很过界。诚然这纯属我心怀鬼胎问心有愧……但也忍不住想这句至少有那么一点点,是期待我进入她生活吗?
其实也不过是朋友间常见的期待句式,只是我和她谨守边界分寸无用的默契,以至于这么简单一句,我忍不住觉得,这么难得……

起风了。第一阵就很大,来势汹汹,一瞬间就有很多瓶瓶罐罐被吹倒的声音。然后缓缓停下,就像没有发生,旁边学校广播隐隐的,像要被吹断。隔壁小巷传来小孩子的声音,不知道在嚷什么。就好像没有下一阵了。
再来时很鼓噪,在巷子里东奔西撞的风。阳台上衣架碰撞的声音,塑料袋涌动的声音,铁质招牌敲动的声音,无数门吹住的声音。如果没听错的领居家房顶板材松动的声音。
阳台的花草很舒展地摇动。带着闷响,不知道是风声还是雷声。
感觉我能跟着吹过去。原地上天,跟斗不断,遥遥地飞去,直到撞在哪个很高很高很高的山上,撞碎了,碎片也吹散,不用落地。

经常梦见一座山。现实中从没见过,现在山势地形快背熟了。

而她也不会是浮木。浮木已经抓住过,解决了很大心结,哪怕因他又多了新的问题,我不会再走投无路地挣扎。也不会将她当成浮木。希望大家都做个人吧。

Show thread

痛的时候会想她算什么,快乐的虚影,当我想要落地时见到的丰饶土地,然而人的归宿不是落地,苦海里抓浮木也比对着远岸一个劲游要容易。

恨意才是我第一行动力,这时候只想咬着牙,咬着恨,去干一切痛恨的东西,哪里顾得上爱,恨才能堵上精神的空洞,才能填满这个多少爱都无法满足的胃袋。我咀嚼,咀嚼每一口恨,让我活下去的东西。

想学弓,想学射击,或者别的不需要接触就能杀人的东西

真想内耗到把我杀了。一个触手绞死另一个,再一个绞死那一个。别人怎么能杀我。我只能死在我手上。

我是 食人痛苦饱腹的饿死鬼,吸一口怨气回到子宫。我是 活该做人失败,也可以永不超生。不一样,但都可以。这无所谓。

心闷,喘不过气,崩溃,想死,最后说不知道,可能中暑了。

她怎么还在这冲浪,,我记的梦她看了多少……她会不会以为我有喜欢的人了,甚至还有个念念不忘的男人……还有很多矫情话,跟她说完“好多了”转头在那边说想死想死想死想死……幸亏有相处细节的都只在这边讲,好处是她不知道我问心有愧,坏处是她大概觉得我对别人问心有愧,但是无所谓了反正她不会在意我也不会提……

Show thread

倾倒情绪垃圾的账号和她互关但从没互动过,她也不常登陆,虽然有时候写到她会注意换个代称,但想的是做个心安,感觉不会被看到。然后刚刚她看到了我点的推荐。顺便截图跟我讲想到了什么。……她想到的很好,但我什么都不敢想,我也不敢回消息,梦里追杀都比这好面对……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