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怀疑任何真心,真心本来就瞬息万变”

灵能第三季要开播了,只有动物和动漫可以让我开心 :azukisan_cry1:

但我的人生永远都那么束手束脚,畏畏缩缩

Show thread

落差感太大,为什么我必须要深陷泥泞之中

又晕又亢奋,现在是咖啡因不耐受了吗😢

梦见遇见了很合得来的新朋友,一起探废的那种

又到了学校里遍地桂花开的时节,薅了一小支放在案前,学习的时候可以闻到阵阵清香。

在梦里还思考着长毛象推特和手机里的一堆截图...

Show thread

昨晚的梦:有人来搜查手机(似乎是看有没有反动的内容。我被点名了,情急之下把别人手机交上去。然后似乎被发现不是我的。那个搜查者人来质问我有没有撒谎, 我说没有。他就把那个借的手机摔碎了。

惊呼我不也是这样的吗(亲密关系真切暴露了我缺爱小孩的本质...)

看多了开心傻乐葵花看这个真的好伤心。没人陪,一直被关着,吃得也不好,鸟鸟都抑郁自残了 :ablobcatcry: (想到澳洲这种野生的葵,像麻雀一样天天蹭人吃的,也不怕有人伤害他们,一群鸟一起发疯就更伤心了...)

👊 boosted

拉萨周记(三)

这一篇周记,犹豫了很久,迟迟不知道怎么写才好。拉萨城对我而言已如迷阵。最近两天,拉萨官方宣布的病例数据逐渐下降,已经在60左右。网上流传着一个我只听过未见过的文件,那份军令状说,解封指日可待,但我并没见过其真身。另一方面,我所在的小区就有更多的单元被封——这可是发生在在我们经历了严格的超过一个月禁足后。小红书和抖音上的视频里,被拉走和转移的人流乌央乌央地从老式社区绝望地向外流淌着——以前拉萨城出现这样的现象,只能是节日来朝圣、转经的人流。微博上也传着公交车大量拉走人员的消息。

每当我要追寻真相,问那些在一线工作的亲人朋友——我在拉萨只需要二度空间就可以凑齐医生警察甚至参与网信工作等等所有在一线工作的亲友,凑齐全套公职序列不成为题。我问,“到底是什么情况?数据降了,是不是快好了”。所有人都摇头。我在抖音上看到“某社区拉走近一千人”的消息,想要核实,回答我的人,只是闭上了眼睛长出一口气。我听到一个支援工作的调动,是去方舱执行的是网信任务——不要在这个时候被利用云云。更重要的是,方舱已经成为黑洞,第一批去的医生警察志愿者凭借一腔热情却没有应对的能力,已经成为被隔离人员。若干中学均为方舱,而各种方舱也在源源不断地吸纳扩张。新要去的人也有心里准备,“没事,像感冒,过两天就没事了。但要过苦日子,条件太差了。”

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了,但可以推测,官方数据是假的。“皇帝的新衣”这则寓言显得如此的陈词滥调。我起初还以为大家不知道真相,后来发现大家都多少知道真相——盲人也能摸到房间里的大象啊,何况这大象屁股都坐到大家脑袋上了。也且不论我的亲友们在政治光谱的坐标如何,只要从他们的专业和日常事务来谈,大家都明白,疾病不重要,执念害死人。限于种种原因和顾忌,我很难说出更详实的数据和消息。但大雪落苍山亦难掩盖真相,拉萨城败素其中尽人皆知。

与之相对应的是,远方的人,或者正在隔离而极其封闭的人,确实会因为“事不关己”和“视野狭窄”失去理智,依然觉得这种欺骗和表演是“自有其道理的”。最狂热的防疫爱好者就在我小区。一位强烈反对水果的人气急败坏地指责其他购物者,说ta没买蔬菜,已经吃粥一个月。听说又有病例之后着急得开骂了“你们不自觉!”,又被反骂活该。耐心已经是稀缺品,群里火药味弥漫,对骂开战的频率越来越高。所有人都在绝望中扭曲地等待,忍耐的确是我们的最擅长,但忍耐已经在逼近极限。

#水果的放逐

为了抢菜、以及查看通知,我不得不每天花大量的时间浏览各个群,仿佛在从事一个毫无必要的项目管理。讲真,这个月,为了吃上一口青菜,我付出了沉重的情绪代价。此外,能够提供货物的商家也各有门路和苦水,这段时间饱受折腾。

在封城的第一天,我就接到一个“美菜”的推销电话,说他们是和政府合作,定点保供,可以下载app团菜,也可以加微信在小程序下单。按照蔬菜生鲜的物流,这一定是提前知道封城的消息。且我是当时只回拉一个月,他的来电精准极了。我加入了微信群,只在这个平台上定过一次食物,我收到的蔬菜还好。但后来越来越多的用户抱怨蔬菜质量和送货时间,再上一次看群,客服说,我本人辞职了,干不下去了,大家去别的地方买吧,解散了。

后来有团长说,拉萨城只接受“净土”唯一一家供货者。也有团长说,对菜农果农而言,要么烂到地里,要么免费让政府拿走。(小道消息,我无法印证)

大家总觉得购物导致不断感染,但从来没有人考虑核酸检测带来感染的可能性。尤其是,只有检测后无阳性病例小区才可能降为中低风险,大家就更盼着做核酸了。另外,可笑的是,业主群里要求居民核实货物来源,谨慎购买,防止感染。我们怎么核实呢?都关在家里禁足,如何去菜地和物流的环节查看货源和配送人员?基层的人看不到现在清零政策中种种可笑的悖论。

其中有个群,终究还是出现了水果这一违禁物,我就买了!送货的时候,志愿者说这个送不了。供货商说我都送来了,因为疫情控制我也拉不走。买了的人(包括我,利益相关)认为,蔬菜和水果是同一个供应商和配送,没有增加任何多的配送环节,只让送蔬菜不让送水果是形式主义。反对的人,则说,破坏规则,那么是不是也可以买奶茶零食了?小区迟迟不清零就是因为我们不听话。

后来正反方轰轰烈烈地吵了起来,“不要你教我做人”之类之类的唇枪舌战在群里。有个邻居说:“去物业和门口看看,发现他们有一颗水果的话就跟他们拼了。”为了平息大家的怒火,志愿者把大家买的水果挑出来,然后让商家拉走。商家说,我们物流再回去一趟非常麻烦——不是成本,而是通行准入。这水果要不然就送给辛苦的志愿者吧。

志愿者大概说,哦,居民不能买,我们怎么敢收呢,快拿走,你这不是道德绑架吗,必须拿走。

商家:好,行,成,听你的,你说的对(我开玩笑的,商家就只好再折腾回来,拉走这十二包水果)

#意外之喜

这场争吵是跨群的,在多个群里同时发生。别的团长其实也希望能够团水果,于是抱着观战的心态,静待事态发展,如果可以卖水果,他们也有生意做;如果不可以,他们就可以幸灾乐祸——反正这一次让拉回去不是他们。也有居民在别的群里评价志愿者和商家的互动,“唱双簧呢,一唱一和”。

我其实每次看着手机都很气,甚至打好了大段的回复,(哦那些雄辩!为了水果!)但我真的不想陷入混战,以及有所顾忌,强忍着不发作,太气太气了,只好在微信里发给我自己。终于,在业主群里,有个邻居直言水果不是非必需品的荒谬,认为物业有责任确保大家的物资供应,而不是只是关着大家。逻辑清晰,有理有据,我简直太欣赏她了,她在其他群其实已经受到好多攻击,我头脑一发热,最终在群里表示了支持,且主动加了她的微信。

看她的id我就知道是位藏族阿佳,看了她的朋友圈,居然是一位职业模特!啊,美得欲仙欲死,啊,真真的仙子。考虑到本小区其实是机关党委政府机构的安置小区,不能出租也不在市场流通,她的职业,那就只能是家属吧。我就,嗯,觉得自己没有机会了……对不起,走神,想远了。说回来,我对她表示了支持和敬佩,她说略作回复,表示环境很糟糕如何如何。我当时想我会不会太上头,微信聊天也热过了一点情。三四个对话后,我说,“祝我们早日水果自由”。

她回复说:“祝所有人越来越清明”。哇塞了,阿佳的境界确实不一样。清醒、明白,祝所有人。

虽然最后没有吃上水果,但是阿佳的微信和清明的祝福,是这周的最大安慰和收获。这种时候识别那千分之一的道合者总给我万倍安慰。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