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应该好好利用长毛象,而不是在群里说。
总有人会教你做人。
提醒你小心被举报的人,也是最容易举报你的人。
沈志华老师的经历,不是就学术事吗?
总有人连沈志华先生名字都不知道,看到监狱二字就敢批你。
或有人,看到沈志华,就想到冷战,想到苏联,想到社会主义,想到中国。也难怪之前传出苏联史专业要转为俄罗斯研究的言论。
或有人,看到监狱,就想到暴乱,就想到64一样。
这其中有什么关系吗?
就像那晚有人说“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我没读过,但感觉写的不咋地”一样。一点对老先生的尊敬都没有。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一位编辑老师(也是藏书者)在购置纸箱,准备封书。这是他看到近期入室消杀的消息而为之。
今天去购餐的路上,我也在想如果我面对这样的“消杀”该怎么办。这是很难接受的。特别是那些陪着我走过不同城市的书、师友的赠书、签名书被消杀了,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这几年,给好朋友送礼物的时候,都会带上书,我收到别人送的书也会很开心。
书对我的意义,已经不再局限于物理层面了。可能其他人也有类似的珍惜之物。比如,不能接受自己的jk、旗袍、手办被消杀。
不管被消杀的是什么。这都是公领域对私人领域的入侵,应该是被反对的。如果我所珍惜之物中隐含的意义与感情,被当作病毒消杀掉,我真的会疯。

那天某老师讲座提到的大概也是类似的观点。
我之前也一直认为疫情以后,某种亲密关系的共同体生活在社区内被重建了。比如我们楼的同学,要不是因为疫情,就不会加入楼层群,更不会以物易物,那么楼层内的同学会永远是熟悉的陌生人。可因为疫情以及防疫,现在很多人都互相熟识,大家一块聊天、互帮互助。上海的居民小区内,也有类似的情况在上演。
但是,老师的观点改变了我固有的想法,并引导我用一种新的视角去思考。
他的观点是:当街上的警察看着你的时候,是警察这个是在看着你吗?还是说是背后的制度在看着你?答案当然是后者。这在疫情期间也同样适用。
事实确是如此。以我们楼为例,虽然大家在楼层微信群相处很融洽,却是顶着带有学院、辅导员姓名等身份标识的群名片在聊天。这可以直接定位到群友的单位属性,群友个人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学院。这背后的制度属性不言而喻。以我个人为例,我做志愿者更多是出于丰富疫情生活、为大家做点事情的考虑。但是,一旦我穿上防护服,戴上志愿者的标识,我也感觉我的手不再是我的手,变成了制度之手,我的眼睛变成了制度的眼睛。甚至身边同学看日常的我,和看穿上防护服的我,都是两种神情。前者是看作为活生生的人的我,后者和看到红绿灯无异。

长毛象上,童老师的图还在。这也是一种自由吧

跟老师近期讲的一样。
他说这是很基本的政治学常识,可还有人当聋子哑巴确实不好

祝愿所有女性拥有不成为母亲的自由
祝愿所有母亲拥有不为孩子牺牲的自由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不孝的行为就是生三个孩子,没有后代的就是大爷。

看到这一段还是很难受的。
首先,中国学者的中国史研究虽取得了很大很大的成就,但在中国革命史领域,域外的观点一直很新。
其次,发现哈佛的中国史研究学者规模大过了中国的美国史研究重镇的学者规模。可见域外对中国史研究之重视。

“时间    在争辩着
地点    没有丝毫的天空
在没有外岸的护城河所围
绕着的有铁丝网围
绕着没有屋顶的围墙里面
人物    一个没有监守的被囚禁者。
被这个被囚禁者所走成的紧
靠着围墙下
的一条路。
在路上走着的这个被囚禁者
终于    离开了他自己脚步所筑
的路
他步道围墙的中央。
他以手伐下里面的几棵树。
 
他用他的牙齿以及他的双手
以他用手与齿伐下的树和藤
做成一扇门;
一扇只有门框的仅仅是的门。
(将它绑在一株大树上。)
 
他将它好好的端视了一阵;
 
他对它深深地思索了一顿。
他推门;
他出去。……
 
他出去,走了几步又回头,
再推门,
他出去。
出来。
出去。
 
在没有丝毫的天空下。在没有外岸的护城河所围绕着的有铁丝网所围绕着的没有屋顶的围墙里面的脚下的一条由这个无监守的被囚禁者所走成的一条路所围绕的远远的中央,这个无监守的被囚禁者推开一扇由他手造的只有门框的仅仅是的门
出去。
出来。
出去。
出来。出去。出去。出来。出来。出去。
出。出。出。出。出。出。出。
 
直到我们看见天空。”

不过,今天下午用攒了许久的几盒牛奶换了酒。封控期间的点低吧。

学生对偷拍和咸猪手两件事的回应很大,包括平时漠不关心的同学也很气愤。但换来的只有删帖和学校大事化小的通知。
妈妈前几天因为脚痛,刚做了手术。视频里的她比之前虚弱了好多,没精打采的。我真的好害怕。

不理解为什么大家期末考核都喜欢考试,不喜欢写论文。就我选写论文,显得格格不入。我是真的不喜欢考试前一顿背诵啊!写个论文,不管好坏,能帮助自己思考,说不定还有额外的用处,多自由啊。

学校又爆出偷拍。上次是偷窥。不管偷拍是真是假,但微博连词条都搜不到了

在这里大家都是用把心扣出来的勇气和决心来写东西的吗,真的很不容易

好喜欢这个氛围啊

【多伦多大学考试时的快闪《悲惨世界》《One Day More》“qtmd!不考了!”-哔哩哔哩】 b23.tv/UJA2RNe

嘟站这个头像猫耳真是每次看都可爱死我了。。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