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很孤独,那种感觉我怎么安慰自己都没有办法,希望下课的时候能买到一束花

这两天天天失眠,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情绪变化快到无常是常,我还是不能只是冷静的关照情绪的起灭,我还是往常性的被情绪淹没,老师说只是关照情绪,不要被情绪所动,不要升起希望,不要提前去期待,只是去接受,只是平和的去接受,但我发现我找不到,我告诫自己又悲哀的发现我找不到,可怕啊可怕,两天没睡好了,过多的想叹让我变得难眠又空落
今天去草地上躺了一会,那个时候好受很多,也许我该买条野餐布,天天躺在草上和云作伴

感觉自己的状态很奇怪,怪到以为是正常了,我根本不懂自己想干嘛,什么都想要又清楚的知道满足欲望什么都带不来,心里空空的,也许我需要一个确实的拥抱,确实的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我觉得大多数情况下,我并无价值,活着说到底真的是那么一回事,以慈悲心关照苦痛,但为什么我升起的却是悲哀和茫然,我需要一些刺激,但又提前预见到刺激过去后的散场,那种亘古的悲哀难以磨灭,我还生不起完全的慈悲,只觉得无望和哀伤

把忧愁遗忘在玫瑰海边吧,我们将永远幸福健康

从昨天开始就丧的要死,什么都不想干,心茫然无所着落,有很多人可以叙述,但再多人又何,根本无法完全理解,单子没有窗户,我的忧郁已经不在于无人诉说了,而是清清楚楚的明白旁人再如何试图理解,感同身受,都无法,因为个体不可被替代,我连哭都不想,木心说明哲是高明度的忧郁,痴心已去,已逝,明哲显露,说到底不过是更豁达的悲哀自洽而已。
脑子里想着何时归故里,与她笑一场,但清清楚楚明白归去也解决不了,我在寻找的不是故乡,而是心的来处和归处,活着真的很痛苦,我见这日光底下并无新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我不断告知自己在虚空中捕风,但为什么还是手执于轮回,不肯放松呢

老年人的感慨就是多,我很想出去玩,但我不知道出去能不能解决问题,解决我的心情,或者这么说更合适,我知道我的处境根本不能由任何外在的刺激来改变,但总是忍不住寄托于可能的逃离,那似乎是蒙骗自己最好的办法了

前两天看了唐朝豪放女,邵氏电影艳情片拍的比现在某些文艺片有深度多了,电影的出路在哪里,又想起了胡波的青年导演之死,“拍文艺片赚够两辆跑车,除非去贩毒,真是一个巧妙的讽刺”,他的自死是最好的注脚

巨想吃牛排,已经上升到考虑在宿舍用蒸锅作案的程度了

看完了颐和园,脑海里盘旋着一个奇怪的想法,到底是爱情让我们更悲惨,还是没有爱情让我们更悲惨,还是我们的悲惨始终无法被改变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