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偶然,厄运,幸运,命运,或者其他确切表达这个意思的名称,都充满了名副其实的嘲弄”

Pinned post

今天情绪一直很好,希望能保持。
老婆说过,不能叹气,叹气会带走好运气。所以!我不能一直沉迷低落情绪中了,以后尽量不要说“好累、难过、不想活了、做人好难、烦人、疲惫”等负面词汇了。统统用反义词“如一点也不累、开心、活着真好、做人好快乐、不烦不烦、轻松愉快”等正面词汇。这样就能很好地形成一个正向磁场吧!
嗯,没错,开始实行 !

真的感觉好累,要不是放心不下妈妈,我有点想选择去死

昨天岛站登不上了,是我的问题还是岛站的问题?

2022,我要说第一句恶毒的话了,那就是龚俊和他的粉丝能不能去丝啊。这辈子没见过这么下贱恶毒的一个人及一个群体,能不能去丝我草拟大坝

截图来自我的某个“好朋友”在那几天的发言,出事以后自然是被我全平台拉黑删好友了。
说实话,那几天看热闹说闲话的人都和他差不多。

我真的很希望伤害过他和我的这些垃圾去死,但我不能这样想,我要为他积攒正向能量,杀生的事我暂时忍忍吧。

今天左眼皮一直在跳,怎么回事,要来钱了吗?

好的,我滑轨,是个别警方的问题。朝阳警方依旧很给力 :blobcatfingerguns:

Show thread

“仿佛甜只有一瞬间,苦却苦了很多年”

他报警,警方不予重视,不予立案。
有后台的人报警,从谣言到报警官宣,两三天时间,警方官号自己官宣受理。
毁灭吧,真的

太长了折叠一下 

@Couneliazs
您好,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可能需要就某方面达成一些共识。我不知道你了解多少事实和谣言,姑且先认为你听到的是全部的谣言并没有见过任何澄清。我也不知道你是否有耐心不带偏见地听我慢慢解释,从你提问的方法来看我很难这么相信,但是姑且先这么相信好了。

首先先回答你的问题:照片不是p的(但是有一张他和拜殿正面的“合影”是p的),他也不是被人绑架去的。
但是这些三年前的照片内所有的主体都是他本人和樱花,只有其中的一张在背景出现了靖国神社外公园内的游客服务中心的屋檐一角。从照片内容和他的道歉信内容综合来看,他拍摄这些照片的所有目的只有赏樱(和一些自恋),并且有极大的可能在他进行这次赏樱拍摄的时候,并不知道旁边那个庙就是靖国神社。他的道歉信里所称的自己的“无知”,便是指不了解当地的建筑,不知道这个建筑便是靖国神社。却被营销号歪曲成了“他不知道靖国神社”并以“无知不是借口”大加批判,这是完完全全的偷换概念。试问哪个中国人不知道靖国神社呢?但是8月之前,又有多少中国人知道靖国神社地处何方长什么样呢?

然后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您是否认为出现在“靖国神社”周边赏樱就是某种不能被饶恕的“罪”?
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那我必须告诉你你被误导了。这个结论在今年八月以前是不存在的。
八月有统一的谣言称靖国神社“位于郊区,十分偏远”,“四周无任何景区”,“需驱车40分钟”,“必须专程前往”。这些全部都是谣言。事实上靖国神社位于千代田区,处于东京繁华的市中心,离三站换乘的交通枢纽九段下站步行距离仅三分钟,相隔一条马路便是奥运场馆武道馆和皇宫所在的北之丸公园,与北之丸公园内的千鸟之渊赏樱大道直接相连。
靖国神社外围开放式园区占地近十万平方米,其中还有一条公共马路直接穿过。其外樱花林内有一株樱花树被认定为“标准木”,东京气象厅每年都以这株樱花满开的时间来认定樱花季的到来。这株标准木近年曾多次被我国国内媒体报道,报道樱花季时拍摄的影像和照片也频繁地拍摄到靖国神社和其外围其他建筑。
在今年8月以前,没有人认为这有任何问题。
说这些并不是想要像某些人描述的一样“为了洗白张将靖国神社都能美化成旅游景点”,而是陈述一些事实,靖国神社及其占地极大的外围园区在事实上已经是一个旅游景点了,将承载战争罪恶的鬼社美化包装为旅游景点的是日本人,不是中国人更不是粉丝群体。每年赴日赏樱的游客以百万计,有数不胜数的我国游客或知情或不知情地经过园区并游览,同样也有许多人在园区内拍摄了照片,回国后上传网络,和张一样,几年内都不知道自己踏入了靖国神社外的公园。如果在其外围赏樱是“罪”的话,这些国内游客和多家报道靖国标准木的媒体又该如何自处?

这是没有目的性的赏樱的情况,接下来说有目的性的“参观”。
首先有一点需要明确,和外围随意通行开满咖啡馆饭店的开放式园区不一样,靖国神社内有政治意义参拜用的本殿和拜殿,是需要另购门票进入的,而且这个门票,是不向中国人和韩国人开放购买的的。所以中国人是不太有可能“参观”靖国神社的,更不用说“参拜”。
平常许多人所说的“参观”靖国神社,实际上指的是参观靖国神社旁的军事博物馆,即游就馆。这个博物馆也需要另购门票进入,其内陈列了很多日本军方试图颠倒历史黑白的内容。多年之前,姜文曾为了电影取材参观这个博物馆,也在舆论场掀起了较大风波。而当时经过多方采访,最终得到的结论是,可以参观。白岩松为了支持姜文也亲身前往靖国神社园区内进行了报道。
除了这两位以外,还有许多为了取材或是求证,或是想要见证日方如何颠倒黑白的人参观过游就馆并在互联网留下记录,不胜枚举。
值得一提的是,姜文有一篇访谈曾经说过,在他青年时第一次前往靖国神社园区,便是赏樱误入。出来后看到旁边有穿着日本军服的老头列队,觉得十分奇怪,上前询问后,才知道旁边便是靖国神社。
还有不少人反驳,姜文是去取材,拍出了《鬼子来了》,你张哲瀚又是去干嘛的呢?其实答案很明确,他就是去赏樱花的。如果在明知此地是何处的情况下有意前往是可以被接受的,那为什么无意路过会成为一种“罪责”呢?

写得太长了,想说的内容只说了一点点,围绕张的这件事情谣言数不胜数,内情实在太过复杂。而且多数澄清和辟谣在墙内的社交网站上会被屏蔽,无法传播。如果您有兴趣深入了解,可以前往【 hopes-blog.com/ 】和【 chaseabeamoflight.com/ 】这两个网站查看其他几十个谣言的澄清,后者需要梯子。或者您也可以前往油管搜索【黑公关行动指南】,此视频也解释了绝大部分的谣言。
而在这些谣言之外,关于张哲瀚所受到的不公正的,不合法的,甚至影响其基本人权的全平台封杀,您可以前往微博搜索# 人民的公义#词条,目前正在对实施封杀行为的中国行业演出协会进行程序正义上的质疑。

我不知道我写了这么多您是否看得进去,如果是带着偏见来提问的人,可能是看不进去并且仍然会固执认为是“粉丝在洗白”的。但是既然有人来提问了,我还是努力做了回答。无论您是不是读过了我写的内容,仍然祝您有美好的一天。

最近真的好想好想他,只要稍微空闲下来,就会特别特别想,要死了,我的药再不回来我真的会死掉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
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在这里找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