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没有见过那么卑躬屈膝的学生。又诧异,又觉得可怕。也不知道是这个学生自己犯贱,还是被教化出来的。感觉完全就是PUA现场。并没有那么不堪啊,只是咬字不够清晰,却被说得一无是处。怎么会这样。

心诚则灵吗?
那我现在诚了,你会灵吗?

长辈的“不好笑的笑话”真是太可怕了。

太自闭了。她在说什么啊。
日。
太丢脸了。

跟一个听不懂人话没办法正常沟通的人说话简直是血压飙高。

感动,时隔8年再唱声乐,居然一下子找到了方法。不会再哑嗓子了。但是元音变化的时候为止还是不太稳得住,尤其是es2往上的音域,es2是元音“e”的边界,再往上就破音大白嗓了。
但是偏偏两首曲子的高音都是e元音,都在es2-f2上。
但愿慢慢能找到感觉。

骂街 

她们这一辈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为别人好。
“为别人好”是,如果一旦对方觉得不舒服,你就不要做。
一旦发现,本该有好结果的事情,开始往反方向发展,你就不要做。而不是沉浸在自己的圣母人设里,在别人暂时无法离开你的时候,反复的把别人往深渊里推。
为别人好是,真切地关心对方是否需要你的帮助,只有等对方明确需要的时候才帮助。
而不是什么都是“我为你好”,给人套上感情的枷锁。

想不到大家家里鸡毛蒜皮的事情都如此类似。

芬芳 

这几天大概是心情本来就差,于是学校那边出尔反尔的行为就尤其难以接受。
这次又是,给我排了1v1的乐理课,上了一节之后,突然说还是给她上视唱练耳课。当下我是答应了,事后越想越不爽。虽然职场就是这样,老板给你安排啥活儿你就基本只能照做,但是这也太不拿你当回事了吧。当我看起来好说话就真的好说话?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不让我上乐理了,但如果还有下一次,我真的不愿意上了。
又想起当时他们调整上课时间的事,同样早上的课,gb只被调了一次,而我被调了三次,其实错在我不够坚定。gb后来就直接拒绝调整,而我每次都是顺从。
虽然体谅学校教室不足很难整合,蛋也要知道适当拒绝。如果你总是让人不费多少成本就能摆布,以后你受摆布就会越来越频繁。

再也不是屎尿屁随便挂在嘴边的臭人了。

考纲出来之后应该能劝退一波人。这对我有什么意义呢?
退出的那拨人之中因为题目难而退出的那些人,即便参加考试,应该也是排在后面的。
所以,只能指望缺考的人里面有本该排在我前面、却因为更好的机会或者其他原因而无法参加的人。这样对我才有好处。
看了一眼考生名单,只有一个认识的。

脑子里总有声音在非常快速地说话。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