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眼泪也是咸的,和餐厅里卖的河粉的汤一样咸。

⋕联合国回应美高院推翻堕胎权⋕美国最高法院取消宪法规定的堕胎权 联合国: ⋕生殖权为妇女权利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罗诉韦德案”裁决,这项裁决曾在1973年实现了美国堕胎合法化。全美多地爆发抗议,人们纷纷举标语走上街头。为预防发生大规模暴力事件,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出动大量防暴警察。 当地时间24日,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迪雅里克表示,联合国已经注意到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确立堕胎权判例的裁决。迪雅里克说,联合国反复重申生殖权利是妇女权利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际协议维护的人权的一项原则,并在世界许多地方不同程度上反映在法律中。限制堕胎不会阻止人们追求堕胎,只会使堕胎更加危险。(海客新闻、央视新闻) 海客新闻的微博视频

:icon_weibo: weibo.com/1885454921/LzlhTbYRZ

《穿奢侈品牌衣服会让你显得缺乏合作》 负担得起奢侈品牌的人倾向于购买并炫耀,与富裕和高社会地位相关的无数社会利益使得此类做法并不令人惊讶。但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在某些情况下这一做法也会带来坏处,会被认为更倾向于利己而不是合作。研究报告发表在《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期刊上。研究人员设计了一个版本的囚徒困境游戏,让参与者决定是否选择伙伴进行合作,其中部分可选择的伙伴身穿路易威登或古驰等奢侈品牌衣服。结果显示,参与者更多选择身穿无品牌衣服的伙伴合作。随后的调查问卷显示参与者认为这些人更倾向于利己主义。 | solidot.org/story?sid=71937

如果我離開這裡,最不捨得的是這裡的圖書館。

听说你去了天堂,若有空,请寄一朵云给我。​​​
——许立志

突然发现,我所有曾经拥有过的自以为的体面,是爱我的人,或者与我无关的人,用TA们的不体面换来的。

怎么办,我真的真的真的好讨厌学术界的一些虚伪和故作高深。我真的也很害怕,最后摧毁我的,不是这些我讨厌的东西,而是讨厌本身。:blobcatsadreachrev:

《电子游戏助长大规模枪击的观点不再流行》 在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之后,部分美国政客习惯性的将矛头转向电子游戏。在纽约 Buffalo 和德州 Uvalde 发生严重枪击事件之后,德州参议员 Ted Cruz 就这么做了。他说,除了家庭破碎和教堂出席率降低外,电子游戏中谋杀行为的脱敏导致了大规模枪击事件的流行。但他的观点在媒体中间几乎没有引起任何反响,几乎是波澜不惊,显示电子游戏助长大规模枪击的观点不再流行。过去几十年,许多研究都发现早年玩暴力游戏与成年后的攻击行为没有相关性。 | solidot.org/story?sid=71872

最近似乎是朋友一年的忌日前後,我沒有強迫自己去記那個具體的日子。只是走到了曾經一起走過的地方,她說的話似乎還漂在空中。觸景生情想起了她。她的離世給我最大的感觸便是,哪怕他人給妳帶來了負面的情緒,也要盡力去包容與體諒,因為那個人哪怕有意或者無意地影響甚至傷害到了你,他可能也正掙扎於痛苦的情緒之中。在做出逃避甚至反抗的選擇之前,盡力去聽去觀察,不要擴大冷漠與傷害。

今天,碰到一位六十多歲的的士司機大伯,他給我看他五十多歲時候拿到的碩士畢業證書,他讀的專業是關於自閉症的,他現在偶爾會去一個慈善團體幫助一些小孩溫習功課。

還碰到一位九十多歲的獨身奶奶,這個慈善團體也在為這位奶奶提供生活上的幫助。其中一位朋友說說她第一次碰到這位奶奶的時候,她駕駛著電動輪椅飛快地向她衝過來,就像女俠。(後面這個形容是我加上去的)。

专注度练习打卡3/100
转眼就过去三天了。对于我一个学十几分钟就习惯性拿起手机刷娱乐新闻的人来说,50分钟的学习时长的确是一种挑战。
每次学一阵子,就习惯性地看一看还剩下多久。回想起以前上没那么有趣的课,也会时不时偷看一下下课的时间。可能是因为最近的任务都没有外力的施压,要靠self-principle又很容易过于善待自己,所以给自己定这个50分钟的下限还是有一些心里暗示的作用,虽然依旧会分心,但也是短暂地分心,很快又会把自己的思绪扯回现在正在做的工作上。对于一些自觉枯燥的工作,就越忍不住分心;而一些需要很大脑力的工作,因为之前的不良习惯,稍微用脑一阵子,就要犒劳自己休息一下,导致思考都是一阵一阵的。对于前者,还需要锻炼自己的韧性,对于后者,还需要锻炼自己能够更长时间连贯思考的能力。继续加油啦。

Show thread

凌晨先尝试了两轮50分钟。大体的专注度还是可以的。读论文比自己conceive ideas时间要过得慢,且更容易分心。除外,就是忍不住会看一下手机,微信有没有人找我,还好没有。有的话估计回复信息又会分心了。因为心情不错,可能也是专注度还行的原因。希望明早继续努力~

Show thread

今天(20220520也是我生日嘿)开始打卡100天。目标就是,每一天每次学习的专注时间最小单位为50分钟。

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同日。她乡电台志愿者Yijun已珺采访制作的新一期Coffee Chat上线啦。
这期节目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美国高校性别研究专业博士生典典。
大家最近应该都有在她乡看到典典的发言,感谢典典和她乡姐妹们在性别相关方面的讨论,真的让我学到很多。

本期访谈中典典分享了她十多年来从NGO到美国高校的心路历程,讲述了在NGO的难忘经历,也为大家介绍了性别研究专业的学界现状,以及专业选择、职业发展的相关建议。
感谢Yijun已珺的辛苦制作,这期我又听得超感动的。能听到很惊心动魄的NGO工作经历,也可以学到关于高校性别教育的发展与现状。(我近期的梦想就是四十岁去读一个性别研究的degree呢😍)

图二是 @tokkei 为我们做的海报,我们论坛又拥有了彩虹版本的logo。太喜欢啦!需要和全世界炫耀!

---
播客收听方式:
在任意泛用型客户端搜索womenoverseas她乡电台。
Apple Podcast链接:podcasts.apple.com/us/podcast/
Spotify链接:open.spotify.com/episode/7KjLm
小宇宙链接: xiaoyuzhoufm.com/episode/62839

---
欢迎女性和Non-binary朋友加入论坛。看到更广阔的世界,成为更好的自己。
网址:womenoverseas.com
(PS:请认真填写注册原因哦,我们的管理员们24/7在人工审核,希望我们尊重彼此的时间和心意呢。💖)

#她乡营业bot

Show thread

我的好友们 

昨夜做了一个梦,博士期间的好友因为一些缘故需要借住在我家,我开心地把她带回家。家里那片小区已经改建面目全非,去上班的妈妈把钥匙和新家的地址交给我。在像超级市场般诺大而陌生的小区里,我们乱头苍蝇般四处乱撞,走了好多弯路就是找不到那个陌生的门牌号。期间和我的好友走散了,我又着急地寻找她。最后在我童年时期的游乐场找到她。此刻那个地方早已废弃,阴森森就像恐怖片里的场景,童年在此嬉戏的回忆断片般闪现。梦也就这样突然被掐断在此刻。
注脚:旧的家已经不复存在,新的家也好难回去。

最近与硕士期间的好友交流比以往更加频繁。虽然我们分隔三地,但是都因为疫情等各种原因被限制在原地,因而也多了共同的语言与心事。互相记挂着,分享每日的食物与新闻,一些微小的日常将我们牵绊在一起。在一次线上相聚时,我说我想去其他国家发展,但是舍不下国内的朋友。朋友和我说,不要因为朋友的缘故牵绊住你的步伐,朋友也不会一直在你身边,她们也会离开、恋爱、结婚。

和近四年没有联系的本科时期好友突然联系上。一通电话,她简短与我提及她新交的男友,在介绍对方时,她说,他与你有点像。

注脚:是各个时期的交心好朋友,但多希望我们可以是一生的朋友。

@ciao 扔瓶子
您好,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捡到我的瓶子,我会在这个瓶子里放一句我最近读到的摘录且标上①的序号,如果有幸被捡到的话可以麻烦您接力添上第二句再把这个瓶子扔出去吗? 我会每天捡瓶子,想看看这个瓶子会不会在被转手多次后回到我手里。
①对于一些人来说 山顶 是用来征服的地方 而对于山顶本身来说 是雪花降落的地方 (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
️ 我们是不是真是自己的掘墓人?我们奋力建造辉煌的宫殿,取土制砖,结果挖空了地基,动摇了立身之本。(王安忆)
③休息意味着对这世上的一切全盘接受,不做任何道德上的评判。到大海里泡个澡,跟一个不知道你名字的士兵性交。献给不认识的无名者的温柔,是献给自己的温柔。(翁达杰)
④精神上的搏斗和人与人之间的战斗一样激烈残酷;至于正义的幻象,那是只许上帝享有的乐趣。(兰波)
⑤我再咽不下了/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在祖国的领土上铺成一首/耻辱的诗(许立志)
⑥ 欢乐的时刻随之来临/一切都将抚平,甚至饥饿/一切都将消弭,甚至羞耻/“总算到头了!”诗人自嘲道(波德莱尔)

今天被拒稿了。是很喜欢的一个journal吧。也没有什么人可以说,就在这里理一理思绪好了。
被拒稿也是意料之中,其中一位审稿人的意见抓住了我论文问题的七寸,并且给出了蛮多建设性的修改意见。但是另外一位审稿人把我批判得蛮狠的,有少量中肯的地方,但大部分地方感觉很主观,提的意见也有许多用不了,因为是在否定我的整篇文章。会安慰自己说,被不错的期刊拒稿是很常见的事情啦。厉害的前辈也会有被拒稿的经历呀。但是为什么还是伤心郁闷呢?这篇论文真的拖了很久才慢慢写完,也算是付出了蛮多心血,自己还算努力了,但是得到的评价似乎表示这篇文章离发表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不要自己吓自己!)。其二,也许自己真正焦虑的,并不是被拒稿,而是焦虑改稿再投的过程,意味着又要继续投入不一定有结果的努力(太看重结果了,是因为发表论文是学术界的necessity吗?如果这样的话,我所追求的自由的学术圈其实也不过如此,一点不自由。)最后,还有一个有趣的发现,身边的一些peers会po出来自己论文被接受的结果,这样好像给我一种bias,就是所有人投稿最后都会有一个好的结果,除了我,但是没有人会在社交媒体上每次都po出自己被拒稿的结果吧(所以不应该被这种假象困住)。就这样。

读完《流金岁月》,感觉两位女主人公,真是好惨好惨。(书评有剧透) 

南孙的青春年华都是为了给父亲那一家还债,难得有时间空间为自己而活,最后得来祖母那一句“儿子女儿是一样”便感动到流涕,且成为全书之结局。
这本书同样不落俗套地以两位女性结婚为结局,甚至南孙母亲的结局也是结婚!
但又无处不在暗示着结婚是又一出悲剧的开始,是不得已的选择,是退而求其次,是被逼无奈,是浮于表面的心安背后隐藏着的不安。
我本以为南孙与锁锁是女性境况的两面,一面进步激进,一面玩转传统,却忽视两人即是一体,在一番挣扎后被性别规则锁得死死的。
为什么南孙不拒绝王永正的求婚呢?
为什么锁锁不同南孙过一辈子呢?
为什么她们拒绝了这些可能性,这些或许会让她们更幸福的可能性呢?
为什么最后的选择还是与男人绑在一起?
为什么这些问题放在现在依旧是难题呢?
被锁住的到底是谁?是痴心的王永正或者他的表亲?还是不想错过爱自己的男人的两位女主呢?
书中数次提到,大事不由女人做主,最后的最后,她们依旧没有逃过男人/社会的手掌心。

总结一下我的社交媒体资产:
两个微博账号:一个大号互fo了朋友老师,一般无法发在微信上关于生活的碎碎念会发在微博上,不过近期越来越少发了。一个小号主要用于追星磕cp,偶尔也会用来关注社会时事。
一个豆瓣账号:一般会po一些更深入的思考。但是目前长毛象好像取代了这个功能。
一个微信账号:主要用来转发社会时事和女权相关的新闻。
一个qq账号:从来不更新空间,只有做研究需要找素材会想到它。
一个Instgram账号:主要用来记录生活的瞬间和美丽的图片。也会用这个来偷窥朋友们的生活。
一个Twitter账号:很少用,偶尔会用来增加并没有什么用的海外学术connection。
一个Facebook账号:基本上不更新动态,主要是身边老师同学(尤其是我导啦)都互关了。但会用来fo一些知识分子,偶尔喜欢看他们的动态。
一个discord账号:主要是用来关注她乡小姐妹动态。
一个slack账号:主要是用来关注女权读书会的动态。
一个长毛象账号:啥都会在上面发。喜欢这个平台主要有好几个原因。1. 不用太自我审查。2. 匿名性真的很真。没有谁care我是谁,我也不care你是谁,我只care你的文字。3. 不互相关注也能互相看到动态,没有平台逻辑下的网红/小透明等级之分,语言的沟通和交流相对平等。

到底我是要做一只老鹰,还是一只家禽 ?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