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我觉得wyman生日是521,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浪漫

我要做很多个关于她的,情欲的梦

我想我对她的感情是迷恋,我迷恋她,近乎执念。

我是没想过这么不要脸地说上海从来没封过

我不甘心,不甘心只跟她是普通朋友,不甘心只能是普通朋友

事实上我根本不需要回想她对我的好,只要我靠近她我就忍不住去讨好,去亲昵,让她周围只有我,我现在只能去想她对我的抗拒或者旁观,她像一个看小丑表演的看客。

在又想回头看的时候,想想她抗拒的眼神

我不像你们,你们是完整的人,我是缝合起来的一个东西。

看了个汤唯戛纳的采访,有点着迷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没有睡好,整个人都在灵魂出窍。上午十点多收到又要做核酸的通知。在去操场做核酸的路上,我觉得自己是行尸走肉,想象着旁边行走的人只是一副副移动的骨架,操场旁的铁丝网上面攀附一层层的藤蔓,地面开裂,缝隙里长出杂草。昼夜不分,我把我眼前的一切变成废墟,破败不堪的操场,观众台的座椅褪成白色,“请出示健康码”,骨架们只能循着喇叭的声音向前。
我看着前面的人一个个张开嘴,被棉签捅入搅动,我有种与被强奸相似的感觉,反胃、想逃离。我想到性的暴力往往和权力的倾轧有关,而后者无处不在。下一个就轮到我了,我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如果我真的拒绝做核酸,而且当场大喊大叫地跑开,我会怎么样,那些人又是怎么看我的,是不是认为我是个神经病。下一秒我已经张开嘴,像所有人一样。操场周围的草地因为做完核酸离开的人不断地踩踏,早就生出一条不长草的路,露出被踏实的棕色泥土。
做完核酸去吃饭,我不想当人了,我要像猪一样吃食,但我在不停地想,猪在吃饭时流泪吗?

我喜欢她的身体,喜欢每一处,但是我很没用,我管不住自己,也没办法让她爱我。

我一直疑惑为什么周边要做冰箱贴,觉得冰箱贴没地方放,原来是因为我没有像人家一样的冰箱。我家的老冰箱被贴满了没办法撕下来的贴纸。

怎么突然全网讨论中文死不死这件事了,中文/简中死没死,什么时候死,怎么死,大家心里没点数吗?

不像磕了药写的,像积攒了很多怨气急需发泄,极多虫子,极血腥。

Show thread

想抛下所有道德底线和喜欢的人做爱,反正以后不再见面了不是吗?

沉迷《琼华现》,有种看明清情色志怪小说的感觉,非常喜欢。很久没有看到真正让我心绪不平的H文。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