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她,我才有了外延的自己,如果没有她,我也就从此失去那一部分的我。

“我一定已经死了,不然怎么会活在地狱里”

广州图书馆要72小时核酸才能进,也就是说连进图书馆都要花钱做核酸,那么图书馆还有它的公共性吗?三年了,已经发展到去个图书馆都要做核酸。我不知道,我在的城市的图书馆会不会也这样,但是前几天听我妈说,进入几个景点也需要核酸。

我下班路上会经过很多学校,小学、初中,有一次看到一个穿着校服的短发女生,我和她相对而行,不自觉地透过这个身影去想象初中时的她,是不是也这样安静地独自走着自己的路。在此之前我未想过有一天,我会遥远地,隔着时间和空间,隔着和我交错的陌生人,去想念一个人。


开始二刷《我的解放日志》,在豆瓣上看到一篇总结得很好的分析帖,正好可以结合起来看。作为一部剧的女主,美贞似乎和文昔有相同的吸引我的地方。
(当然我知道两部剧非常非常不同)

我不再用成堆的消息绑架她,如果她没回复,我也不再有很重的自我攻击的情绪出现。我更加明白和珍重,她发给我的“晚安”,这其中的份量。

Jada Facer《Saviour》c.y.qq.com/base/fcgi-bin/u?__=

上了两个月的班,已经知道如果8:03分出门,第一个斑马线不需要等车辆通过,第一个红绿灯前已经站满了等待的人,跟着几个红绿灯都是绿灯;只要再迟两分钟出门,不管去到第几个斑马线都要等。我的早上被一个个红绿灯划开了。
但是今天经过未营业的绿植店时,有一个圆头圆脑的猫猫头从里面探出,想今天下班的时候再去看一眼。

你还对我好奇吗
还对我看见的万事万物好奇吗

每天吃早餐都觉得我的胃和肠子还没睡醒就被灌进食物,根本消化不来。

我再也不相信内地的音乐软件,福至心灵般去qq音乐搜《神的游戏》这张专辑,少了《玫瑰色的你》。

“未来要如何重建,暂时还没有答案”

离经叛道的人,容易成为被书写者,愚钝似我,只能在一旁写下一点那人的光影。

地上的枯叶被风追着跑,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意外地和我的脚步同步了,于是我感觉风在追叶,叶在追我。

31号晚上这边有疫情,桥被封了,我一直担心国庆去见她的事,担心到今天,没有和她说。刚刚和她发消息说了我的担心,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快感,大概是这份担心会被多一个人分走了一些,哪怕她说:噢,那就下个假期再见吧。我也认了。

Ñ 

我把她的备注改成了ZR。她很久没有和我说过晚安,今晚她和我说了晚安。

我一遇到使我感到痛苦的事情,就想找到她,不是向她要一个解决办法,就只是有一个可以去的地方、一个有她的地方,不管是物理的空间,还是虚拟的屏幕。

突然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在做什么,经典人生三问了

其实是,不找她或者不用等她的回复,会让我的一天过得很漫长,太漫长太难熬了。

从今天开始,习惯没有她的生活吧,不要再苟延残喘了。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