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的同谋并不需要人们真正聚起来密谋。更多的政权并不是被革命的先进力量或叛乱的暴民推翻的,而是在所谓的‘爱尔兰式的民主’——千万普通人沉默而固执地不服从、不合作与不守序——的压力下一点一点屈服的。”

Show thread

只能在这里说说我导师的坏话吧。她真是一个极其冷漠且糟糕的人。

今天难过到想撞墙。

算了。头疼。刷个屁的社交网络。事儿还不够多么。今日松弛时刻:跟合作译者达成共识,咱还是厚着脸皮跟编辑要延期吧。。

偶尔会想起一些片段。也是一个早就不联系的曾经的朋友。有一次聊到出国这么多年最宝贵的收获是什么,我说,是找到了自己爱的人。她当时一声轻笑,好像有点尴尬又有点不懈。原来很多矛盾的种子,其实已经在不经意间就这么埋下了。很想告诉她,勇敢承认自己的欲望吧,不要把爱而不得的沮丧变成一层层的防御机制,又用这种应激来伤害朋友,还不自知。又有谁没有受过伤害呢。别为自己找借口了吧。

暴言一番。最近合作的美国人真的好烦。

想起很久以前看到的一个行为认知学的实验:当课堂里面,老师把30-40%的注意力分给女生的时候,男生就会认为自己被忽视了。

Show thread

同学们不要怪自己!如果你就是不想做事 非常不想做事 提不起精神做事 不要怪自己不好 因为这背后一定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身体不适!这种不适可能不是以明显疾病的方式表现出来 更多是一种亚健康 比如内分泌失调缺乏某些营养元素等等 一个身体非常健康的人 血气应该是充足的 行事应该是没有障碍的 不存在很想完成又不想去做的情况 所以先调理身体 不是先怪罪自己的性格

他爹的。下周忙翻天。再次祈祷文思泉涌,该干的事儿全都干完 阿弥陀佛

在搜索过程中找到的一些关于中国性工作者处境的材料——

2005年 潘绥铭等《呈现与标定——中国“小姐”深研究》 mp.weixin.qq.com/s/LWIQyENqc8t

2008年 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县城女性性工作者境遇的田野调查 ncbi.nlm.nih.gov/pmc/articles/

2013年 人权观察(hrw)关于中国性工作者受公权力侵害的研究报告 hrw.org/zh-hans/report/2013/05

2020年 一席·黄盈盈:小姐研究20年 yixi.tv/#/speech/detail?id=888

Show thread

在广州的朋友点外卖,可以考虑点都城快餐,一家很老的本地快餐店了。它有自己的微信小程序点餐外送,没有美团饿了么赚差价。味道也还可以。然后外送员基本都是阿姨们,心理感受比较安全。

人的欲望是水涨船高永远无法满足的
写论文:我想画画
画画:我想打游戏
玩了:我想睡觉
躺床上:我想熬夜
熬夜:我想死

人一辈子就是会做出各种不理性的不合理的对自己不好的傻叉决定,人就是这样,谁也不比谁高明。所以别再高高在上说陷在泥潭里的人傻逼了,所谓的"理性抉择",多半是因为人生足够幸运。

感觉我们家沙发比床舒服。想天天睡沙发。

想起之前跟一个人的矛盾。
我说能否不要一直给我贴学者或者幸福女性标签呢?我只是作为朋友在跟你交流,不是所有的观点都是作为"学者"或者"幸福女性"说的。
结果对方回:这些标签又不是坏的,你为什么要感到冒犯?
虽然还是咬着牙努力继续沟通下去了,但其实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对话不可能完成。根本鸡同鸭讲,对方陷在自己思维里,根本没有听懂我的话到底什么意思。任何标签,无论是好是坏,都会成为一种心理捷径,影响我们去思考分析对方的观点到底从何而来,原因为何。我根本没有被冒犯,我只是不想进行无意义的对话。
Oh well,祝这个人能一辈子活得如此武断吧。

这几天很想哭 流了很多眼泪。

想起之前几篇外卖骑手相关的深度报道,我感觉现在的社会可以称之为众包奴役,即把对一个人群的奴役的过程分解为100个环节,每个人只做一小部分,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只是打一份工,负罪感低甚至没有负罪感,共同构建一个大家都做奴隶的世界。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
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在这里找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