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r boosted

推荐一个网站。
atlasobscura.com/

周末无聊可以看看当地有什么隐藏景点。 出门旅行可以增加一些大众攻略之外的小彩蛋。 景点可能不值得特地去看,但是顺路的话可以随手加在行程上。

cherrr boosted
cherrr boosted

女性通过教育,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和婚姻,获得再次成长的机会。

mp.weixin.qq.com/s/pSaxkId2zL5

Show thread
cherrr boosted
cherrr boosted

我们太习惯于把自然伦理化、人格化处理了,自然被伤害了,自然是母亲,自然愤怒了,惩罚了人类,要爱自然,更自然的是更好的……但实际上“自然”,就是“自然而然”“自身的样子,自身的存在”,它指的就是客观实在的存在物,它本身是不具有伦理性质的,一切都是它的一部分。性别性征也是不带有道德判断的,它仅是一种生命体征,道德与否和体征没有必然联系,道德是由社会文化成长经历构成的。狼养大的狼孩善良吗?道德吗?狼孩如果是个女孩,她会比男狼孩更善良吗?
父权之所以恶,不是恶在它以男性为中心,而是恶在它压迫其他性别,母系之所以被认为是善的,也不是善在它以女性为中心,而是善在它不压迫任何其他性别的人,性别之所以成为表征是有背后的的原因的,这个原因不是因为某一个性别天生更具有能力,因为何为“更具有能力”,是要依环境而定的,比如说在北方耐寒的人“更具有能力”,在沿海地区水性好的人“更具有能力”。
但是父权压迫其他性别,本质上是因为父权是阶级私有、恃强凌弱的,而男性这种性别只是表征。很多人认为“男性性别本身的劣根性”等于父权成因,但实际上“男性掌权”是结果而非成因,为什么男性成为这个表征呢,可能是自然资源匮乏,促使人发展的需要靠抢生存的模式,而在这种模式中,“能强”被认为是“更有能力”,顺男的生理构成使他们逐渐被认为是“更有能力”的人。
朋友猜测,如果女性突然变成身高体力体型是男人两倍大非常强壮,很能征战,还能生育,而且生育还不耽误功夫特别轻松。其余世界形态不变。很有可能世界会迅速变成“女权世界”,但是仍然可能不会回母系,而是女掌权,“女是最高的阶级”版父权。因为人口和自然资源仍然不平衡,人还都父系思维,都是争抢的。

cherrr boosted

万万那帮演员里,本煜和柯达最有天生的喜剧相。柯达的喜感来自憨厚,憨到一看到脸就想笑。本煜的喜感恰恰在于他的聪明,通过一种精巧的明知故犯来实现喜剧,继而可以感受到他内在的精确控制,是反向的喜剧。演惯一种喜剧模式的人,如何脱去这层相,让观众不笑,是不容易的。《一代宗师》里赵本山其实演得不错,但他一说话,电影院里就一阵笑,有点破坏气氛。看《扬名立万》,柯达还是最好笑、最可爱的,流畅的憨厚,贡献了若干笑点。而本煜演的其实是悲剧人物,一个末路英雄,他是要让人悲悯,不是要让人笑的。看到最后,被他苦心与孤胆感动,笑不出来,也可见演员的突破与角色塑造的成功。

Show thread
cherrr boosted

网球世界正在展现迄今为止其他运动所没有表现出的那种团结和脊梁。这要归功于大阪直美的推动。
twitter.com/im_PULSE/status/14

Show thread
cherrr boosted

他们对待彭帅的方式让我想到了李文亮 

看到毛象上有人提出疑问就是为什么要这样,面对国际社会的质疑,先放出一封毫无说服力的信,再放出几张照片,再让她参加点活动,为什么不能直接让她出来说话。
你共面对舆论的愤怒其实是有一条熟练流程了,这是把人性摸透了,并且坏透了。
李文亮当初是怎么死的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但是大概晚上九十点钟,就有消息出来说他已经去世了,那时候网络上已经遍布哀悼和愤恨之情,舆论可谓是群情激愤,一定要官方给个说法。
官方的做法是先让随便的甲乙丙丁/水军出来说他没死,谣言其心可诛。
舆论开始将信将疑,有的人开始怒斥造谣者。
然后官方再亲自出场说我们在抢救。
大部分人就信了,舆论主流开始变成祈求李文亮能平安抢救回来。
从九十点一直“抢救”到半夜两三点。再宣布抢救无效。
五个小时期间,即使是不相信李文亮还没死的人,心情也已经从愤怒地想问官方讨说法,追查责任人,变成了“求求你们放过他吧,不要再让他受罪了”。
五个小时,释放了民间舆论的愤怒,李文亮究竟是几时死的,到最后已经没有人追究了。
舆论主流开始变成追悼李文亮。拖延大法释放舆论愤怒大成功。

cherrr boosted

突然意识到,直呼“中国共产党”比“ccp”更让我感到恐惧,可能有的象友会说我这是狼奶没吐干净,但在我直呼这五个字之前我是真的以为我不害怕的,对于ccp我嘲讽谩骂得多,但直呼中国共产党的时候却很少这么做,因为每当我打出或者说出“中国共产党”,会有一种被无形巨大的重物压制的感觉,它从何而来,从我每天做的政治题,每天路过的建筑物,路边挂的横幅,电子屏上飘过的标语,看的论文,propaganda,它太沉重且无处不在,直呼它让我感觉无时无刻不被恐怖包围,当我以ccp代称中国共产党的时候,不仅是简写更方便、避免我被搜索被攻击,或等哪天我的言论被翻出来变成恨国寻衅滋事呈堂证供的时候就能蒙混过关,而且同时似乎把这一部分恐怖隔离开了,像是全知读者视角里的第四面墙,让我拥有某种抵抗精神攻击的效用,即使我内心深处知道这两者其实是一样的。语言的力量是强大的,也许总有一天我能摆脱这五个字带来的恐惧,从直呼这五个字开始。

cherrr boosted

为什么不承认一个农民工思考海德格尔是太不正常的事?
mp.weixin.qq.com/s/lWush-rSRqZ

是什么制造了工人与知识阶层间难以跨越的壁垒?
mp.weixin.qq.com/s/I5TBSXAXZlU

Show thread
cherrr boosted

《赛博朋克 2077 的世界》读后感:一本设定集,只有较详细的世界观;人物的小传和设计迭代版本一个也没有;武器、载具等没有图鉴,只有大类介绍;地图的概念设计都没有几张,只有夜之城的几个主要区域的特征介绍。内容少到这般地步,还能数次让我在阅读的过程中产生「啊?这片区域原来主要是这样的吗?这个东西原来这么复杂的吗?我在游戏里(地图问号全清,阅读过绝大多数路上捡的信息,所有剧情都未快进看过至少一次)没感受到啊?」可见这游戏到底阉割了多少。就算只看这本设定集遮遮掩掩放出来的东西,游戏里做到能让玩家在游玩过程中自然形成印象的最多也就 50% 吧。

cherrr boosted

推荐一个锻炼英语口语的app:ELSA speaking。会帮助你纠正发音、节奏,教怎么放重音等等。
app本身免费,pro版平时110刀一年,黑五活动,37刀一年。嘿嘿,薅羊毛使我快乐~

cherrr boosted

我还是挺震惊的,有人竟然对grose timothy老师的这条推文说:本来就是谁名气大就关注谁。你们自己不宣传,不行动,不写英文报道怪谁?
纽约时报、美联社、buzznews,Intercept等等大牌媒体长篇累牍的调查报道被你吃了?
你知道The Xinjiang Data Project吗?
你知道著名汉学家米华健到美国国会作证的事吗?
你知道澳大利亚的整理出超过370所监禁设施地理信息的澳大利亚aspi研究所吗?
你知道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xinjiang documentation project吗?
你知道组织翻译新疆再教育运动的文选和内部文件的志愿者活动吗?

Show thread
cherrr boosted
cherrr boosted

『晚報:上海法院一審「人人字幕組案」,主犯梁永平被判囚三年半』
中國最大規模影視字幕組「人人影視字幕組」因侵犯影視作品著作權而 在今年2月被查處 ,梁永平等14人被捕。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今天審理案件,梁永平因「侵犯著作權罪」被判囚三年半、罰款150萬元及追繳違法所得。

Link: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112

#theinitium #端傳媒

cherrr boosted
cherrr boosted

豆瓣刷到这个感觉写得好好,特地转到毛象。 「刚开始接触一个东西,或者自己觉得自己还是初学或入门时,自信心是非常非常脆弱的。但不知为何(好吧其实知道),女孩子的自信心在这个时刻会格外低,以至于觉得“我不可能一个人将这件事做好”,于是一个留给权威形象的空位就出现了。一些其实非常傻逼的男的就自然而然地占了这个位置,并以此将自己的欲望从指导他人阅读变成指导他人的生活和情感上。矛盾的是,刚开始学习的我们并不会意识到他是傻逼-知道自己被骗了都是后见之明,但后见之明在当下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 为什么女孩不能不需要中间人地去走进文学、音乐或电影呢?为什么一定要通过一个男人作为中介?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到后来我也明白了我们的世界没有先例,而所有的声音都在说我们不行,在大部分文学故事中,给我们的角色都是一个文学家的妻子、情人、秘书、凝视的对象、想象的实现。 …… 但最终还是:我们应该可以一个人进入所有我们想进入的世界。但这个应该不是自动会来的。」 

douban.com/people/50737018/sta

其实这几年一直在想为什么搞音乐文学艺术哲学的男的这么容易骗到小姑娘,但反过来,我学了这么多年文学,却没有因为这个骗到任何一个男的。有些男性因此觉得我无伤大雅地可爱了一点点,但更多的是“其实我比你强我来给你证明一下"或者”通过你的文学我意识到你是个内心孤独悲惨需要我来治愈和拯救的女的(完全不是)"。至于因为我文学学得好而“崇拜"我,以至于要付出自己的生殖器的男孩,是一个都没有。这当然不是坏事,但在这件事上男女的差异可见一斑。
我不会觉得是喜欢文学艺术的女孩子们不行见识短浅或瞎了眼,相反,这是一个再可理解不过的事。刚开始接触一个东西,或者自己觉得自己还是初学或入门时,自信心是非常非常脆弱的。但不知为何(好吧其实知道),女孩子的自信心在这个时刻会格外低,以至于觉得“我不可能一个人将这件事做好”,于是一个留给权威形象的空位就出现了。一些其实非常傻逼的男的就自然而然地占了这个位置,并以此将自己的欲望从指导他人阅读变成指导他人的生活和情感上。矛盾的是,刚开始学习的我们并不会意识到他是傻逼-知道自己被骗了都是后见之明,但后见之明在当下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对我来说特别毁灭性的体验是在十七八岁时认识了一个“作家”(现在看来并不是),而他是第一个夸奖我的小说好的“文学人”。但到后来才意识到对方根本不在乎我小说写得如何,也并不是真心实意地觉得我写得好,而只是单纯的想搞我而已。但中年男子在面对年轻女孩时,除了自己的阅历和权威是没有任何优势的,于是他也没有坦荡地说我希望你来爱我、崇拜我并任劳任怨地接受我的情感虐待,而是说“你真是个文学天才”“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年轻人”“我们来谈谈文学"。于是,一直被父母和周边的人保护的很好,十几年来都在快乐地读小说的我就相信了对方的话。
但这甚至不是孤例,他也不是最后一个以文学的名义对我进行情感或者身体的所求的人。这带来什么后果呢,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在文学上的自信完全是没有的。如果有人(尤其是男的)觉得我写得还不错,那他一定是想搞我或有其他的所求。这是房思琪听到“娇喘微微”时的崩溃,它是一种对文学和人性的双重幻灭-这对你们来说原来是这样的吗?那我在这样的世界里干什么呢?
我身边的女性朋友多少都有类似的经历,学电影的遇到的第一个带她拉片的老师也是这么个货色;学画画的也被老师借着辅导的名义骚扰。前几年看到肖开愚和各种大学里文学系哲学系的性侵,完全是一样的话术,甚至连用词都是惊人相似,以至于我一看到类似新闻就会旧日重现。但我丝毫不会觉得是我的错,不是是我太愚蠢、太轻信、太容易相信别人的话术。我也不再寄希望于让这些男的突然良心发现意识到里用别人的年轻是非常卑劣的行为,因为他们可能甚至意识不到自己做的事情的性质。他们会觉得是这些女孩真的崇拜自己,真的爱上了自己的才华。不是的,我们只是喜欢文学但没有信心而已。
可是为什么女孩不能不需要中间人地去走进文学、音乐或电影呢?为什么一定要通过一个男人作为中介?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到后来我也明白了我们的世界没有先例,而所有的声音都在说我们不行,在大部分文学故事中,给我们的角色都是一个文学家的妻子、情人、秘书、凝视的对象、想象的实现。是安娜陀思妥耶夫斯基,不仅要替他还钱,还要给他打字;娜捷达曼杰施塔姆,整个人生就是当了她丈夫的永恒稿纸;或者好一点的当薇拉纳博科夫,在丈夫死了以后可以编他的手稿。于是,当男性可以瞬将自己代入到纳尔齐斯或歌尔德蒙、亨伯特、日瓦戈、于连或甚至福楼拜的时候,我们的模板和对象少得可怜。在被暴力地告知“你是个女人”之前,我也能自由地想象自己也可以成为任何人,不论男女;我是浮士德而非海伦。但随着年龄渐长,周围的一切都在说,你是个女的,你不可以成为浮士德、亚历山大或马可波罗。于是,在这样的惑乱里,我走进成人世界,遇到了一些觉得自己可以把浮士德加于格雷琴的暴力赐予我的男 的。
从来都不想做陀思妥耶夫斯基或纳博科夫的妻子,但我现在也不想成为浮士德了,因为那样的暴力承受过就不会想让任何人感受,不论男女。但也不可能说出格雷琴们和洛丽塔们太愚蠢这种话,而当那些男的对于自己的愚蠢和暴力毫无知觉时,愤怒是必须的,但更多的是悲哀:他们终其一生就只能是这样的人,如果他们有我们哪怕一般的善良或自我认知,就会去自杀。可更让我悲哀的是:为什么世界仿佛掌握在他们手中?
这么多年,受到的所有正向帮助,大都来自于女性。不管是女老师、女作者(不论死活)、女读者。我对自己的正确认知和自信几乎是在和她们的交流和关照中重新建立的。也曾想过如果当时遇到的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女老师,事情会不会不一样。如果我现在能够帮助别人从零开始了解文学,她会不会比当时的我过得容易得多?快乐得多?
但最终还是:我们应该可以一个人进入所有我们想进入的世界。但这个应该不是自动会来的。

Show thread
cherrr boosted

悄悄说:没觉得《燃烧女子的肖像》有多好,但是觉得《圣母》妙不可言。
可能是我已经过了年纪,看了烧女里的纯爱总觉得莫名忐忑,看了圣母里的狡黠和欲望之后,总算安下心来。

cherrr boosted

bilibili.com/video/BV1Zv411u7s
刚看到戴锦华老师讲中国女性在PRC建国后面临的困境,非常震撼
她说当初中国女性的权益是被(男性)「赐予」的,而非靠(女性)自身斗争争取来的,所以导致了很多遗留问题
(最典型的自然是,既然是被赐予的那么也可以被收回,这就是当下女性所面临的权益坍缩的境地)

类似的观点我在看超级歪解析《黑豹》的video essay里也有提到
youtu.be/treTHcjNc4g
因为美国黑人的自由是被(白人为了生产力需要)赐予的,因此他们的自我解放始终未完成,直到今天仍然挣扎在这一斗争的过程中

而女性被「赐予」的权益当然也不是免费的,结果就是女性一边被期待「像男人一样」承担工作的义务,一边却并未从「身为女性」的妻职和母职中解放出来,变成了要承担双份的重负
这一点在黄阿丽(Ali Wong)的单口喜剧专场《小眼睛蛇(baby cobra)》中也辛辣地讽刺到了
letterboxd.com/film/ali-wong-b
她调侃说女人本来可以继续装傻在家当主妇,却非要lean in,而她只想lie down

公民权利何尝不是如此。

cherrr boosted

《TikTok 悄悄关联用户与现实中的朋友》 与其他社交应用不同,TikTok 的全球成功依靠的不是将人们与朋友家人联系起来。它的既定使命是“激发创造力并营造快乐”,这与 Facebook 的“让世界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目标相去甚远。应用的核心功能是 For You Page 算法,主要是根据用户喜欢的内容推荐视频,而不是根据视频是否由他们认识的人上传的。但最近情况似乎开始发生变化。

迄今为止,你一直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期待永远不会在 TikTok 上遇到烦人的叔叔、前男友或者同事,但是该平台现在正更加努力地将用户与他们在平台之外已有关系的人联系起来。八名 TikTok 用户对《WIRED》杂志表示,过去几个月该应用已开始鼓励他们关注现实生活中认识的人。此举在 TikTok 的忠实用户中引发了广泛的抱怨,引发了隐私方面的担心:这款应用程序用了什么样的策略来确定他们认识谁?

Ti | solidot.org/story?sid=69655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
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在这里找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