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我们的进度已经来不及了。
大家应爱尽爱,应浪漫尽浪漫。

跟最好朋友连麦聊很久,最后我们彼此打气,说回望这几年,虽然有些话说出来还是那个话,但是心境真的不一样了,理解程度也不一样,我们还是都成长了。
她说好庆幸我们成长了,而且我们一定还会一直成长。而有些人可能就永远活在二十四岁上下了。
我开玩笑说,那样多好啊,快乐一生,我们这样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其实哪怕有得选,我当然还是会选择这样,虽然很痛苦。
我跟她说,我们痛苦就对了,那才坐实了我们的成长。你小时候长个子腿疼不疼嘛?
她说,你哪来这些绝妙批话。我说,那不然我天天垮着个批脸总不能白垮。

我最看不起自己的一点就是我还在渴望谈恋爱。比我在体制内、比我写不出论文,更看不起。

时隔几天再看newjeans,人都认全了,而且发现除了混血妹妹我不是很能get,其他四个我真的都好爱,很难分出高下:abunhdowohop: :abunhdowohop: 那种芭比洋娃娃脸我好像一直都是知道很好看,但不太会戳中我的心巴,Lisa也是。

记录昨天声援弦子发生的事。 

昨天从出门到回家12小时,又加上经期,一进门累到倒头就睡,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从决定自己去现场声援弦子,就没预料过是这种情况。弦子2点开庭,到法院附近一点半,周围两三条街全部被封锁,但看到仍有行人通过,过马路等红灯的时候,有一位年长的姐姐问是不是今天有什么大的庭审,我说是的,然后也没憋出别的话来。晚上和44聊天的时候她也遇到类似的情况,讨论到我们应该练习,向周围的人告知正在发生什么。
法院周围分布了大量的警察和便衣,几乎每隔十米就有一两个,道路上都是警戒线,被查了身份证留了电话,转了一大圈都看不到声援的人,但能看到许多形单影只的年轻人,于是鼓起勇气问:你是来声援弦子的吗?得到的答案是肯定,就这样不断的问向周围的人,问到一个女生和他们的朋友时,被热情的拥抱了,我们就这样慢慢的聚在一起,决定像法院门口走,因为我们人多,几乎每走十几米就被盘问,被警察拦下要求登记,同行的女生特别勇敢的和对方辩论,说我们已经在前面被查过了,你可以去问后面的同事,这样的话说了好多次,在法院对面我们决定停下来,仍然被警察严厉禁止,被驱赶,不许停留,我们在路口转弯处被打散,被警察大声呵斥超过3人就是聚集、石景山有疫情、这里不准待、这是临时规定,已经离法院很远了,许多人向更远处走去。不许超过三人,我们就零散的待着,不许停留,我们就慢慢移动。被盘问,是来等朋友的,什么时候等到,不知道。后来去了附近的肯德基,被报警,去了麦当劳,有便衣,我们分散各处。
44说她下出租车时就被几个便衣包围询问,正驱赶,那时我们在路边坐着,我问她你是来支持弦子的吗,她便和我们一起。等待的过程很漫长,在麦当劳44说,这好像是在参加漫展,就各种奇奇怪怪的人,一看就跟普通人不一样,(就有很多lgbtq啦)一起聚在麦当劳肯德基,明明很闲,还要假装很忙。去外面借火抽烟,也能看到许多便衣在周围。后来我们在网上得知庭审结果出来了,我们在的商场周围突然出现了许多警察。我们从后面的必胜客出去,分散在即将见面的广场周围,晚上的风很凉快,有同行的人说她们买了花,我们坐在路边看小朋友玩耍,44说她也来月经了,借了卫生巾给她,把收到的反对捐卵的小广告贴在了商场的卫生间。很疲惫,又去公园一起喝了一罐啤酒。
晚上快十点,终于见到弦子,和无数次在照片和视频里见到的一样,瘦瘦小小的,我们围着她,她把法庭上的自我陈述读了一遍,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好像经过了醒来,经过了伤痛,在这里面已经成长了起来,大家还是忍不住哭了,弦子和她的朋友们给了我们力量,我们围着弦子抱在一起,好像白天经过的一切都被抚慰了。

好奇怪,一睁眼脑海中响起卡姆的声音,想念卡姆。

朋友圈里所有纯粹风景或静物的照片,日出日落山川湖海什么的,我都不会点开。我自己也几乎不拍单纯的景色,再好看我也只用眼睛看看。我老觉得没有人在里面,我随便去搜索引擎搜就可以看到了。
但是单独发给我看的是另一码事,我不仅点开,我还要放大看每一个细节,太阳落到什么程度了、花开到多少了。说到底我就是要当唯一,当仅我可见,当special one,当所有我想爱的人旋转的中心。活该我不快乐。

今天睡觉不想抱任何人,今天讨厌全人类,fuck everyone。

看那年今天,原来我三年前就已经在写想死文学。
那我应该是没什么资格怪这个世界,世界还没变到这么这么坏的时候,我就已经不是很想活。

真的不如死了算了,被傻逼辱、认傻逼当领导、又没有勇气没有能力离开,还有一堆人说这还不知道满足,你反思反思自己吧。
我反思你爸了个几把,我没有问题。你们屌入膏肓先死了给我垫背再说,烦死了。

好喜欢一击呜呜呜:0b08: :0b08: 最喜欢领子:ablobmeltsoblove: :ablobmeltsoblove: 看到她这次回归这么漂亮大家都喜欢她,好开心:ablobcatrave: :ablobcatrave:

这辈子还没见过谁说自己不自卑、特别有安全感。

怎么可能是不计回报的呢。
依赖怎么可能变成爱呢。
喝喝。差点给我自己都骗过去了。

不想活了,贱命。我是真的贱婢命,还妈宝呢,我这一句妈宝足以让天下妈宝为我羞愧而死,妈个屁。

妈个逼,我还乐在其中,我死了算了。怪谁呢,我自作自受。

那人说这是个政治性很强的职业。我他妈的要吓拉了。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