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我们的进度已经来不及了。
大家应爱尽爱,应浪漫尽浪漫。

我恨自己连媚男那么低级那么简单的事都干不好。

我的逻辑是承诺没用但话要说,补救没用但态要表。人类灭绝如果是按该死的程度分先后,我必须是第一名。

很难相信上班六年了,还会在这种地方非常想哭。浑身难受,感觉眼泪已经憋到天灵盖了。

我好像特别善于给自己找到那种可视化的判断自己爱不爱一个人的准则,不同时期不一样。比较早的时候是看愿不愿意给对方花钱,后来是什么什么,现在又变成了什么什么。好灵,因为爱很容易是错觉,但这些标准就很好检验。

要是和鲨一直在一个城市呢?还会这样寂寞吗。

这一次跟朋友见面,两个跟我最同频共振的朋友,发现我们真的还是靠着相似的内核和底色才相互吸引,跟时间积累这种稍显作弊的因素关系不大。回头一数才发现这三四年断断续续,好几次看演出、跨年,居然都是我们三人组合。

他们两个是常把结婚挂嘴边的,天天叫要当婚驴,我是另一种,叫的是我此生如果还有机会一定都只跟女的上床了。但这次一碰头,发现我们各自对婚姻的看法,居然又到达了一个高度重合的程度。

我们还有一个共同朋友,很好的朋友,她跟我们不一样。其实是值得为她庆祝的,她就是能够获得尘世幸福的正常女。她可以包容很多伴侣身上在我们看来完全无法接受的问题,用一句带点宠溺的“男人嘛就是不行”,应对所有相处中遇到的隔阂,然后跟伴侣结为一体,自然而然地成为“xx夫妇”。具体表现在我们如果要组个局,不管是她自己还是我们,都会默认她一定要问一问她的伴侣要不要来。而作为我们来说,这种其实不想让他来、但又实在找不出什么体面的说法能不让他来的微小错位,一次次叠加,让我们明白了我们确实是另外一种人。

哪种人,大概就是那种永远做不到和另一个人结成一对双人命运共同体,的人。是指全方位的命运共同体,因为在某些方面,我们其实也还是很希望能出现一个人来打破我们现有的日常生活的僵局。比如下班有人一起做做饭吃吃饭散散步,比如睡觉旁边有个人抱一抱,这些是我们这些朋友在一起哪怕颅内再高潮,也没法替代的世俗满足。但,我们的自我太大了。

所以我们都觉得,对我们三个这样的人来说,也是应该找一个善良的人结婚的,我们也都应该拿出自己灵魂中最善良的那部分出来,跟那个人结婚。然后我们把自己分割清楚,婚姻中的那个部分,忠诚、朴素,但我们必然要留下另一部分邪恶、疯、幻想,给我们的小队伍,给我们自己,给永远不会属于任何夫妇中的一员的人。

我好像也越来越同频到他俩之前说的,觉得我很有可能会闪婚这件事了。我终于打通了的一根筋是,我不再期待能找到一个全方位match的结婚对象了。以前我是一边知道想找这样的人结婚是很傻的,但一边又觉得如果跟一个不这样的人结了婚,一定是很大的妥协和委屈。但现在想,没什么低不低头的,想的话,人是可以有很多个头,那几个低一点,总有一个还是昂着的就行了。别太苛求自私的废物,我就是。

但我现在依然没法立刻调整心态兑现我的闪婚。我给自己画的爱情的饼还没吃到;给自己许的爱情的愿望,好像正在我自己的瞻前顾后不争气中慢慢枯萎。好怕最后不了了之,我这一生结束的时候,发现最没有功德圆满的是爱情,我会最恨我自己。

我最悲惨的结局是什么,是这个梦没圆,就把婚结了,人死了。

无语,梦到在一起,因为一个拥抱,好容易就在一起了,然后相爱也比之前担心的简单得多,每天早上醒来两个人还都会不敢相信,然后互相确认然后傻笑。现在真的醒了不知道是应该难过还是更难过。

好想死。我还有什么能做的事,不知道了,好像就是这样了。

所有这个情那个情都已经汇聚在一起了,我还是最想要爱情。那我怎么不去死啊。

结婚算了。
再一想怎么可能。
还是死了最好。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