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不靠谱爹的痛苦,相信大家都懂。

中国学生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永远低估自己的能力而高估自己的潜力,类似于啥也不敢做却认为自己潜能无限。

是谁写作业写到这个点,是我们研究牲啊;是谁八点睁眼在工位上坐到午夜十二点,还是我们研究牲啊。

我们个人主义者,因为冷漠而宽容。

我深深地觉得,对一部分人群的限制最终会变成整体环境的紧缩。一个显著的例子就是不让明星爱豆参与政治和社会热点问题,有人觉得他们会引导舆论,有人觉得他们不配。总而言之就是不准一部分人参与讨论,我每次看到这种导向的言论,都感到无奈。民众自己下场,以“霸权”剥夺了其他民众的发言权,那你怎么能指望自己不遭受这种霸权呢,毕竟我们都从属于多个不同的团体,在某一方面,我们都是少数的、不配的、享受特权的。

男人一过30就容易变得毫无吸引力,要不然就是跳进中年男子的框架当中,眼神开始变得浑浊。二十岁的男人又毛毛躁躁的。这世界上究竟有没有那种,气质干净、话少温和的纯情帅哥???

存在一个问题,法律如此松懈,条例却那么严苛。

历史的车轮一会前进一会倒退,碾死了无数跑得太快刹不住闸的,碾死了无数跑得太慢跟不上趟的。

有没有可能,“较为死板”的其实一直都是我们理工人,不管有几种解法,都是万变不离其宗,所有复杂问题的方法源头都是不同定律公式的搭建,导致我们相信大部分的事情都应该有一个明晰的对错。

最近的感悟是,或许这世界上大多数事情都没有对错,只是一个又一个的立场不同,可我们都做过理想主义者,都想要看清是非黑白,可惜人间的阴阳也是灰色。这一观点成立的可能性愈发增高,令我很是痛苦,我一直不擅长处理这种界限模糊的东西。由此我想到,如果世界真的摒弃规则,第一个崩溃的一定是我。

高考离我too遥远了,上一次的大考我记得自己在江苏考研政治76分,别人我不知道,但我马克思一定学得比王高飞好,结果我现在全简中平台只有毛象有号。

东大今年本科生的录取书投了47万招标全新设计,怪我出生太早了草。

劳动光不光荣我不知道,反正劳动是真的累人。

很多人什么都没付出,就成功地拥有了一个不着调的爹。

我已经对618这些购物节宣传感到厌烦,感觉上一茬还没走,又来一波人拿大喇叭喊清仓甩卖。可他们就跟挂着“明天倒闭”的店面一样,永远会血赚我一笔,永远是社会主义可持续倒闭。

总有些b人,要求别人履行政治义务,而不许他们享受政治权利。

不知道汤唯电影拍得怎么样,但某些博主第一关注仍然是这位女人的脸好不好看、打扮得怎么样。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