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去爱随我自己定义的纸片,日偏食同人女已经无法被治疗了

这下我也变得同样残酷了,你开心吗,我还是很爱你的

Show thread

第四天,包容性前所未有地强,攻击性也前所未有地强!想要创死所有主动跑到我大卡车前面来的疯子

可以说吗,看到像是为了补偿什么一样去收他的周边:你们是不是真的心理变态

人话:好恨你们那么大声地去哭和怀念,我怎么做不到这种不用负责任的传播

实话实说就是:我个人的角度做不到蒙上眼睛绕开那个悲剧而继续和他相关的创作。我总是认为死亡是高传染性的迷因,与之同样有传染性的两种命题:进食,繁衍。同人创作不出意外地永远在这三个命题上面打转,要继续创作的话不得不纳入他的死,但我一直觉得死是最难刻画的命题,今天回头去看我之前做过的定义也会发笑,我没有那种包容下他的死的容量所以放弃了,因为做不到不把死亡从营销的意义上剥离开,做不到让这个现实中已经实现的命题保持永恒的纯洁性所以放弃了
又回去说到纪念意义的创作,它的形式就相当于内容:纪念,而纪念是有时效性因此纪念意义的创作也有时效性,在此之上再往前一步的话或者是内容改变,主角不再是他。或者是形式改变,死不再是死

本人一切痛苦的根源好像都能够归咎于(我所相信的事物)都太过于现实了!又或者说值得我去怀疑的事情太多了,不得已去想,不得不去想,不思考的话就要被骗了,我时刻有这种危机感

……dwt我好恨你也这么健全,不是说你没有真情但是真情也健全得残酷

自言自语2 

其他的时间里我在考虑命运这个概念是如何在人的脑海里成型的。我在想人是因为怀疑所以才要去理解了,因为没办法相信已有的结论所以去试图从中找到逻辑。然而命运,或者将它以任何一种无端发生的概率性事件命名的话,不是能被常理所理解的东西。可以理解的规矩没法被看做是生命,我们会觉得E=mc²是活着的吗。反过来讲因为没办法理解命运所以才会将他看成有意识的东西,认为是一种庞大的意志,或者命名为上帝,那样一种东西。越是没办法理解越是相信命运,我活着好像就是不断在接受这种没办法的事

自言自语 

😭😭😭对不起technoblade,在这个基础上根本无论是爱还是痛苦都是自私的产物,我中午在想或许放下爱才是关乎他人的行为,关乎你:你不用再被我的痛苦当做人质,或者我的痛苦自愿应聘你的人质,关乎除了你以外的其他人:他们还有能够接收意义的容器

Show thread

自言自语 

稍微想通了的一点是如果现下感受到的痛苦是只关乎我本人的心情,而和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联系的话,那好像也就无所谓(对他来说的)意义。思考了很久发现还是回到了原点,死后无论怎样纪念他怎样回忆或者忘记他对本人都不重要了,悲观的角度来讲就是我们这些人不管做什么都无所谓意义了,只是如果我还想爱的话就得找到可存续的方法,告别和放下意义就等于是小范围的自杀,某种程度上讲我还想让这种情感活下去。为了活下去所以写作,而不是为了写作所以活下去,,
我只是因为不想这么轻易地放下爱所以在努力保持一种痛苦的纯洁性,能理解吗,我一开始觉得这种痛苦是(我本人能够得到的)意义的唯一载体了,但痛苦总是会消散的,不是刻意去遗忘而是天生的本能,人的习性就是刻意忽略别人的痛苦而自己快乐。我只是需要找到别的载体

已经有点魔怔了,看别人为毕业的主播哀嚎我心里只有:额至少他还在呼吸呢

对不起感觉人家像一辆横着开的大卡车一边哭一边把路上的行人全创了,我忍不住😭😭😭

与其说没法接受不如说不想接受,害怕这种痛变成一种可以消费和遗忘打上过期标记的废品

凭什么说他死得很圆满啊,我听了,明明全都是遗憾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