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骂那些手持蜡烛的人是贱骨头。可能从某种方面,他们嘴里的“求生欲”也是一种奴性。
摄像头都在盯着渴望飞翔的折翼的鸟。虚拟里的对话,直接导致现实中的警告。
他们最擅长举报和揭发。只因为容纳不了其他群体发出的异议。
仓库里满是金山持有者的官帽,未成年妈妈的微笑,工人的过量汗液,妻子的哭闹,丈夫的苦恼,酒鬼的空瓶子,孩童的朗诵,革命者的手铐。

“会不会是因为少了什么零部件。”
“可能是原材料有问题。”
“或许是在进行‘同质化修正’的时候出现了一些意外。”
“负责‘354系列’电池的负责人是谁......”

这就是那天的场景。他们用愤怒和疑惑质问我。没,他其实没那么特别,而且也没那么多为什么。所有的不该都是应该,所有的意外都是必然。而关于他那些先前被预订好的计划...抱歉,他目前无法做到。我越来越猜不透他现在的想法,我怀疑这是他曾经被极端个人主义所包裹的时候残留下来的病根,我能用“病根”这个词来形容么?或许吧,我不否认我是有在为他开脱的嫌疑。不过他和“354系列”的其他电池还是有一些共同点:知识碎片化、复制验证码的速度极快、由焦虑引导而出的自我怀疑、面对欲望表现出异样的贪婪等等通病...
好吧,谈回那次质检事件本身。我最近已经有一些眉目了。关于他现在的状况,我想,可能跟一块儿脊骨有关。
先谈到这吧!我得去工作了,那是我要做到死的工作。下次有空再跟你详聊。

一根长长的的绳子,正在寻找那热爱吮吸各种亚文化的生灵。套住他们的脖子,妄图将他们拽回大群体里。说白了就是场扼杀,人性上的扼杀。大家没有选择的权利,也没有选择的先决条件:知晓所有选项。被动啊被动。
按照这个趋势,估计再过不了多久,大家的发型、服装、爱好、饮食、平日活动甚至连睡觉的姿势都会被设置地整齐划一。到时候只剩表情无辜和不知所措了。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