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喋 boosted

@board
《我想,你们给这个国家留点碧莲,也是应该的》

很久发不出文章了。也没有号。最近发了很多事,不写点什么总觉得愧欠。昨晚听说有23个学生将遭遇大难,借了一个不相识网友的号,把看到和想到的写了些碎片式杂感,救救学生。不知能否发出。如下:


一,


据说逐步解封了。广州一对恋人小心翼翼驾车经过关卡时发现真不查码,爆发出灵魂的欢呼。刚解封的兰州姐们开心地说“我要在阳台上高歌一曲”。成都的爸爸为孩子不用天天核酸了,发了抖音庆祝。我的一些有良知的朋友们说:他们不知道,正是那些举白纸的年轻人帮他们争取来了自由,而年轻人被带走,失去联系,甚至没人知道名字。


他们其实是知道的,只是假装忘了。自菜市口之后,国人就学会用一生来记住仇人,但一秒钟就会忘记恩人。


遗忘,是这个民族的战略生存之道。


又看到一则评论:“早知道政府肯定会解封的,那些学生就不该闹事”。想起老罗的小区,我们小区。


还有一则评论:“就算反应合理诉求,也不该爆粗口,素质太低”。我想告诉他们,美国著名法官哈伦有个金句:一个人的粗口,反而是另一群人的抒情诗,因为这彰显了力量。


其实,世界上本没有脏话,眼见你们干过那么多脏事,因此便有了脏话。


不能举刀、不能举纸,如果连脏话都也不能有,当我们是硅胶用品来配合情趣的吗。草泥马(此处指羊驼艺名),惹急了还吐口水呢。


世界杯上日本连克世界冠军,人们连呼亚洲之光,呼吁中国之光!我知道,他们是故意回避的,都知道,那些中国年轻人才是中国之光。


二,


秦始皇焚书,因为诸子百家的书写了很多让他难堪的文字。可一张白纸什么都没写,你那么急,可见知道上面满满地写着的是你们的墓志铭。


为什么,发明了纸的国家,不可以举起一张纸。


顺便提醒一下,以后去机场接人,别轻易举A4纸了,也许你会被直接扑倒的。


怕菜刀,怕白糖,怕白纸,连鲜花也怕。前两天有人在花店订了一束花,后来店家急打电话告知:必须先在派出所报备。有个青年在西湖边捧一束花行走时被阿sir扣住。想不到,花,也成敏感物了。总不能成为全世界唯一一个禁止鲜花的国家吧,什么花才不敏感呢,我想,你们给这个国家,留点碧莲,也是应该的。


三,


乌鲁木旗中路的路牌被摘下来了。说好的道路自信,却连一个路牌都不自信了。


你不学点好,在中国,条条路都是乌鲁木旗路。


四,


境外势力这个梗被玩坏了。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伟大的历程》指出:李达同志经与李大钊、陈独秀商议,决定在上海召开党的全国代表大会。1921年初夏,第三国际派来马林和国际赤工组织代表来到上海,并从马林带来的活动经费中,给每一位代表寄出一百元路费。有时候,共产国际提供的经费里包括昂贵珠宝、黄金、鸦片以换取现金。是的,鸦片,当然这都是出于伟大革命的需要。


有一点是确定的:境外势力是那群子女拿着绿卡和外国护照,在国外拥有豪宅,钱存在瑞士银行,定期在人民大会堂开会决定中国人民命运的外国人他爹妈。


十年前写完上面这句话,一堆蛆就粪不顾身游过来说我是美分党且叛逃美国了。其实我一直居住在北京、成都,只有中国身份证、中国户口,没一寸海外房产,没有绿卡,也从不拿境外一分钱……押沙龙说,站街的看到等公交的人都觉得是同行,哪怕见到电线杆子都想过去问问生意好不好。


简单来说:一只蛆,闻着谁都有屎味儿。


五,


有人相信这次是真正解封了。


你相信马戏团会忽然变成一家动物保护机构吗。


六,


很多地方撤销了全民核酸点,但是进入餐厅、商场、电影院、酒店及很多公共场所仍要绿码。


根据第二十二条军规,疯子才能获准免于飞行,但必须由本人提出申请;同时又规定,凡能意识到飞行有危险而提出免飞申请的,属头脑清醒者,应继续执行飞行任务。


七,


都在夸日本队是亚洲之光。知道这束光是怎么绽放的吗?1992年也就是30年前,日本足协主席川渊三郎发现足协这帮政客是搞不好足球的,毅然辞掉风光无限的足协主席之职,建立完全与日本足协脱钩的日本职业大联盟。从此,严格遵循职业足球规律打造的J联赛开始了,一整套梯队建设也开始了。


英足总管不了英超,意大利足协管不了意甲,西班牙足协管不了西甲,日本足协管不了J联赛。在足球强国看来这是规律,足协管职业联赛,相当于政府开公司,一定会产生腐败,一定会破坏人才的诞生。


在中国,也有不少人呼吁按足球规律办事,并把提案摆上某个领导人的桌面。


领导说:你们想踢开党委办足球,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所以,后来,一直……输给越南。


中国足球不是败在体质,而败于体制。


八,


有一种说法:三年的运动式防控证明一个事实,一但底层拥有了权力,就会给国家造成巨大灾难。这句话很具诱惑性,因为基层白卫兵、居委会确实制造了巨大灾难,可是另一方面,权力本就该源自于底层,并自下而上层层授权。所以,问题不在于底层拥有了权力,而恰恰在于底层人民没有权力,没权力选举官员、通过政令,反倒是高层有无上权力随意授权给它钟意的流氓群体,才导致了你目力可见的各种灾难。比如文革,就是来自于高层释放权力给红卫兵。


别轻信那些似是而非的金句。有坑。


九,


最近人们流行学习《宪法》,今天正好是宪法日,我看了一眼,总纲第一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作为领导的富士康工人们被假合同、被欠薪、被打,被流放一百六十里;作为联盟基础的农民不能随便下地播种、收割,随便出门会被绑在树上。


十,


宪法的第二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但“一切权力”不包括批评的权力、选举的权力、自由迁徙的权力、申请官员财产公示的权力、对宪法解释的权力……


人民确定能拥有的,是服从权。


十一,


历史相似,无论中外。1975年11月20日,佛朗哥死了,也是有很多人骂,很多人怀念。骂的人认为独裁者伙同纳粹德国和墨索里尼,还制造了各种大屠杀;怀念的人认为正是他的辗转腾挪力保西班牙没有卷入二战的绞肉机里,全身而退,还大大提升了西班牙经济,他上台前西班牙的经济水平不足欧洲的40%,后来他提升到欧洲的80%。


念好念恶,但你不能站在自己的立场要求别人宽恕杀父之仇。这特么就是鸡贼了。


十二,


听来一句话,“上面是好的,只是下面烂掉了”。一个医生朋友说:这种在医学上我们一般称之为梅毒一期。


十三,


12月1日,重庆一小区解封后,一群大妈自发组织起来,又把小区给封了。


锦州决定继续坚持清零,理由是:“再过几天我们就实现动态清零了,不应放弃已见突出成效的措施,能清零而不清零,实在太可惜”。大白话翻译一下:别催,我还剩几口就吃完了,如果不把整盘屎吃完,实在太可惜了。


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就是:到底该吃屎,还是该吃饭。


地方政府里首鼠两端观望形势的,正在屎饭混炒,成色澄黄,还当成蛋炒饭。


十四,


还是有暖心画面:一个女生紧紧抱住一个素不相识的男生,阻止他被拖走。还有一个男生抓住一个女生的手,带着她飞快从街口跑掉。其实“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最早说的不是爱情,而是战斗中的契约,“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源于《诗经》“邶风”里《击鼓》篇,原指出征南行战士之间的约定。


可是阿sir问:“不是你男朋友你抱那么紧干嘛,我不信”“你父母看到你抱一个陌生男人这么紧会怎么想”。在他所受的教育里,没有同情心,也没有同理心,虽说人类的悲欢不尽相同,可是即便是兽也不带这样的。


结论:用文盲执法就是方便。


十五,


有个笑话:某山村闹跳蚤,全村奇痒无比不得安宁。村长重金请来一治蚤高人,好吃好喝招待着。几天过后,村长实在忍不住了,求秘方。高人在身上搓啊搓,搓出一层黑乎乎的泥儿,裹成团儿递过来,说:接着,神药。全村高兴不已,次日送高人离村。船到河心,才想起高人还没告诉怎么用药。全村大喊:高人咧,这药咋用咧!


高人已在船上,中气十足地告诉全村人:你们啊,抓住跳蚤后,掰开它的嘴,把药丸塞进去,就好咧。


每看到那些疾控专家和连花清瘟、双黄连,就会想起这个笑话。


十六,


这两天,有个对比强烈的新闻:湖南浏阳荷花街道办事处综治中心主任廖勇,侵入私宅,当着孩子殴打业主,但只被开党籍、职务,并未拘留。而中央美院毕业生张东辉只因在核酸亭写“三年了,我已麻木了”,就被刑事拘留两个多月,律师预估会以寻衅滋事判刑。


不奇怪,你以为人家入党、考公务员是为了什么。


今天看到凤姐转发的一个视频。几个大白踹开女孩的房门,女孩问“你们是哪儿的”,大白“别他妈那么多屁话,快点”,女孩“你们这样进来,我现在穿的是内衣……哎,你别动我”,大白逼近女孩并伸手“我就动你了,咋的”,女孩“你出去,我现在要穿衣服!”大白“穿你妈勒个逼”,镜头剧烈摇晃,女孩被推倒在床上,尖叫“你们耍流氓,你放手……”


纳粹军官转运犹太人也不会这么猥琐。毕竟人家还是要脸的。


重复一遍:你们给这个国家留点碧莲,好吗。


十七,


有人说把十四亿人封在楼里,活像监狱。我反对这个说法。因为监狱是管饭的,犯人也不必为修建监狱偿还房贷,不必纳税养着狱卒,着火时,监狱不会用铁板封住消防通道,犯人可以有序逃脱。


十八,


前两天胡叼说:一些人所要的那种“放开”是不可能的,现在探讨这个只会造成人心的混乱,增加社会的焦躁情绪。昨天胡叼又说:老胡近几个月来一直是解除大规模封控和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的推动者之一。


无论边牧还是金毛都完不成这么360度大回环的高难动作,这咬合力,也只有非洲鬣狗才比及得上。


有些人你也不用骂他傻逼,京剧就专门有职业龙套这个行当,谁在台上他就帮谁举旗,上半场曹操在台上他帮曹操举旗,后边周瑜在台上他帮周瑜举旗,到了后面他又帮刘备举旗,他是没有立场的,他的工作就是帮在台上的人举旗。


他以为他举的是旗子,但到最后他会发现自己是棋子。


我说过:人民日报每天都很正确,就是不能看合订本。


十九,


总有朋友问未来怎么办。我不知道。


我只晓得有条件的可以润,没有条件的,只能润物细无声。当然周树人老师说过“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如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让人热血。


其实,卡尔.波普尔有一句话更牛逼:努力消除具体的恶,而不是去实现抽象的善。


消除具体的恶,就是一脚踢开大白安装的消防通道铁皮;实现抽象的善是,跑上来劝“都不容易,互相理解、宽容、大局为重,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我特么追问谁烧死了孩子,你特么“愿孩子们在天堂没有火灾”。


二十,


别为难那些学生。
别以为别人家才有软肋。
惹急了,你们全家三代都是软肋。


李承鹏/文
2022/12/05

喋喋 boosted

笑死了,不愧是老中人
宇航员出返回舱,旁边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要给人戴着头盔耳麦的宇航员捂上口罩。
宇航员借挥手做掩饰,躲闪了半天,工作人员坚持要给人捂口罩,宇航员无语地指着自己耳麦示意了一下,意思你看我有耳朵吗就给戴口罩,工作人员才尴尬地把口罩叠巴叠巴收起来了
刚才一直介绍情况的俩播音员这段全程谁都没敢解说
啊啊啊

考研警告 

不喜欢呆实验室的就放弃吧,还是那句老话,开心的只有毕业和拿通知书的那一刻。当你厌烦读研的时候,实验室的不管什么你都会看的极不顺眼,甚至想呕吐。

我可以预想到我接下来的一年两个月会过的极其痛苦,为什么之前不痛苦呢,因为大导对一年级的基本没啥要求,我爽快的玩了一年半。欠的都是要还的。

我要是在细胞房呆超过四个小时,我会整个人变得狂躁易怒,心烦气躁,恨不能直接砸烂整个超净台,乃至实验室。实验室禁锢住了我的身体,乃至我自由的灵魂。如果说,垃圾是被放错了的资源,那我就是不应该放在砧板上的肉。

就像我同门嘴上说不喜欢做实验,但是如果从早上忙到晚上,TA会觉得非常充实,整个人都在冒幸福的泡泡。

已经两次误会了,事不过三,下次再沟通不畅我真的会直接死的。。。

小导和我之间可能有不能互相理解的隔阂,他不懂我为什么这样做,我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想。

喋喋 boosted

这篇文章完整还原了2021年8月围剿“共存派”的过程。事情是什么时候变得不可收拾的呢?就是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微博号“-滇南风吹楠-”,文章只存活了半小时)

喋喋 boosted

境外势力不会煽动民众把自己封在家里三个月的,不会煽动民众着火地震了也不许往外逃,不会煽动民众卸载外卖APP去买价高质次的物资包,不会煽动民众把能不能这个那个的权力交给核酸和绿码。
民众只是想做人而已。
如果中国人连想做人都要靠境外势力煽动,那这也太辱华了。

喋喋 boosted

tl上象友注意:
目前上海交通工具出现红马甲/便衣警察/白卫兵查手机!
不给就扇耳光,殴打市民!
请反抗的大家集体行动!
切莫落单!注意带好备用机!

也请只想过自己小日子不想参与高高挂起/看热闹说风凉话的人,这几天减少自拍和随手拍哦~
别到时候你心中敬仰的人民警察、伟大政府就当场把你扇到妈都不认识了~

喋喋 boosted

连续瞻仰昨天昨夜各地行动的视频,除去共性的悲壮、肃穆,某些点真的很有地方特色。
上海:总体挺文明讲理,年轻人居多,感觉很洋气。
川渝地区:野且狠,似乎嬢嬢们战斗力很强。
武汉:不愧是革命老区。
“能让你在上海成立,就能让你在上海结束”,这话狠也妙,总就有点微妙的错位。但武汉人说“我们打响第一枪,还可以再打响一次”,就很对味。
北京:发疯。
警察:“你们在喊什么?”北京人:“我们在喊我们要做核酸!”
“不做公民做奴才!不要自由要核酸!”
“我要被封控!我要做核酸!”
当然还有跑步大哥:“出门条?我要进来!”“我跑出去,再跑进来~”“我还真有病~”“我是不是能随便出入?okay~!我一会儿还跑出来!”
总之,我从未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同胞”这个概念。

朋友补充:
“武汉没人说什么人权自由,就是物理推翻。”
“我试图给人讲各地口号,到武汉卡住了。他们就是扯铁皮,从汉正路扯了一路,下雨都没停!就很潦草地唱了个国歌,接着扯铁皮,从下午扯到半夜。”
“各个地方都是喊“我们要人权!”只有北京喊的是“我们要人圈安!”就是那个字抡圆了甩出去的,胸腔共鸣了。”
“大理有人弹着吉他游行。”
我看到的视频,领头的年轻男孩快乐地坐在滑板车上,举着手机背着吉他,一只忠厚的大金毛一溜小跑地丝滑拉车。
“广州人合唱《海阔天空》,也很有地方特色。”
【这条好多朋友喜欢!希望这点儿片面浅薄的认知成功地博您一笑!尊重并热爱每一个地方的同胞。🫂】
【欢迎评论区补充!截去ID头像转发完全OK!祝大家快乐!🥳】

一张白纸揭开了蒙在脸上的一块红布。

之前的愤怒与痛苦在今天已经麻木,人民警察打人民,人民,人民,这两个字真是太好笑了!高中历史第一堂课,历史老师讲,国家是暴力机关,军队是暴力机器,我不懂,警察叔叔,解放军叔叔不都是要为人民服务的吗?今天我懂了,是的,不管是军队还是法庭监狱,本质都是暴力机器,在称赞歌颂他们时,也万万不可忘记,他们只是:暴力机器。

喋喋 boosted

说学生被利用的,当年不正是利用学生上位的?
说学生被当枪使的,当年学生就是你们手里的枪。
说境外势力指使的,纵观近代百年,最大的境外势力除了你誓死效忠的俄爹还有谁?

喋喋 boosted

如果你不愿意走在前面,请你跟着队伍。
如果你不愿意跟着队伍,请你在路边围观。
如果你不愿意在路边围观,请你在网上呐喊。
如果你这些都做不到,请默默闭上你的眼,坐下来,享受我们为你争取来的权利。
但是请不要装作视而不见,更不要冷嘲热讽。
因为争取来的阳光,既属于我,也属于你。
一一南京传媒学院

喋喋 boosted
喋喋 boosted

与学生的抗议视频相比,更震惊我的,是封控状态下的学生宿舍生活视频。宿舍本来已经够像监狱了,现在连放风都要取消,真是很难想象这些年轻人都是怎么熬过来的。有人讽刺说,能把中国人逼上街,是需要逆天的治理能力的,既要在经济上旗帜鲜明地挑战地心引力,又要在管控强度上突破灵长类动物的忍受极限。这话毒是毒的,真也是真的。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