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是今天凌晨还在弄工作上的事,又刷到东西泄漏,tag被炸,大家还是偷着乐吧。

Show thread

在是工作日的周末晚上,准备看关注的博主发的短视频放松,甚至很有“仪式感”地削了个桃子,躺在沙发上看。
刚开始几秒,还没来得及关掉弹幕,“写个日报”几个字飘来,瞬间想到今天周日,该写周报了,马上打开企微,写下寥寥几字上传。
重回视频,啃着桃子,虽然知道是香水广告,但还是很喜欢,很美。视频文案是:“我希望她可以记住辽阔的感觉,收获平静,安宁。”
辽阔与沙发、周末与工作、仪式与周报、很美与广告。嗯,当下日子就是这么逼仄,容不得人一丝大喘气,只能提心吊胆着、充满不安全感地,靠着一些放松与念想“记住辽阔的感觉”。
这种时候就特别想对当下说一句:我操你爹。

世界在倒退。我的人生需要抗风险与托底了。

看到公众号都在发周星驰生日的推送,那个在我小学时活跃在电视机里的男人,已然六十。

最近这些年鲜有消息,感觉像是一个熟悉但其实陌生的人淡出了你的生活,终于变成了一个陌生人。然而总会在某些时间节点,某些场景与模仿中,又看到了他与他的影子,看到了年少时看他影子的自己,看到了很多年前。

于是突然就很想听粤语歌,那就听Concert YY 吧,今年是Concert YY 的十年之约,听《给十年后的我》吧。

高中的时候,从一直基本只听周杰伦转到深深喜欢粤语歌,可能也是有受到小时候看TVB的影响。

歪闷、林夕、林若宁,阿FA、华星三宝、张敬轩,太多太多。现在忆起,彷佛一个时代向我涌来,TVB的时代、粤语歌的时代,我的少年时代。

于是当时便立下了2022要去看Concert YY II的打算,想去的还有同年的北京奥运会,那时还在想自己2022也才大学毕业不久,奥运会能不能带家人去看呢,演唱会能不能自己一个人去呢,有没有钱呢,能不能去呢,要去香港诶,就算没钱也要好好攒钱去哦。
可是终究是不能去了。

10多岁的我对未来有太多憧憬,然后时间快速向前,来到了疫情三年,来到了2022,此时20出头的我还有这么多的憧憬吗,还是被大环境影响着。

“这十年来做过的事,
能令你无悔 骄傲吗?
那时候你所相信的事,
没有被动摇吧?
你忘掉理想 只能忙于生活吗?
别太迟 又十年後至想 你快乐吗?”

北京奥运会结束了,可能也等不到ConcertYY II了,时过境迁,旧人不在,早就“位置变了,各有队友”。

原来时间真的改变了太多,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呢,有多少十年之约能实现呢。还是会很遗憾,会感觉人生有一块地方是空落落的。

年少时的我是那么憧憬啊,我当然知道那份憧憬不光是对演唱会奥运会的憧憬,更是对未来的憧憬,对自由自在的憧憬,对自己的憧憬。

只是到了现在,我的很多东西都被打碎了,“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我深知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不能让我“自由自在”,我的人生需要抗风险与托底了,于是只能在围城里苟且、蛰伏、蓄力、积淀。

不知道下一个十年之约是什么,但还是会抱有憧憬,毕竟在阴沟里的虫子,只能通过仰望星空来救赎、自愈、拉起自己了。

谁要在直播上学人生学英语,觉得自己有所得啊,这样才悲哀好不好。新的奶头乐又来了。

Show thread

不得不的,在直播间听主播在世界的另一端输出外语,兜售产品;浏览群里对运营、IP的感叹,内容的共情。

有人学人生学英语喝鸡汤,教培卖货直播对你掏心掏肺地煽情,从一粒大米到宇宙天体,从家长里短到旁征博引,口条流利得不需要你参与,唯一的互动只需要你最后买单。

我的未来几年终究是要烂掉了。

我们从小接受的“正能量”,太宏大太不真实太教条了。“我努力避开了各种将自我异化的社会诱惑,避开了那些覆盖掉我个性特征的评价标准,在这种赤条条的状态下,我越发相信那些朴素简单的东西,也许这就是干净的正能量吧。”

Show thread

所以我会跟和我谈成功的人说,“你口中说的成功到底是什么?是世俗的成功还是自己得到满足”。

Show thread

我总是用“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来安慰还没有成功的、还没有理想中的自己,我太想随心所欲,做自己了。

在这里,“努力是完全不够的,你一定是要毁掉一些自己珍惜的东西来换的,比如尊严,良心,身体,一件一件拿出来扔掉。”我深知上了赌桌的人,没一个想空手回去的,我将自己视做没有退路的赌徒,自此不敢松懈一丝一毫,只想在赌桌上赚一大笔钱,浪迹天涯潇洒一生。

溯流从源,上赌桌是为了“尽头的幸福是干净且真实”的,是为了能让自己好好活下去,有尊严地活下去,真正为自己活下去,为了“拥有一个善终结局”,而不是为了肉体和浅薄欲望活下去。

先苦后甜,可我哪能清楚未来是滔滔不绝是幸福还是空无或庞氏骗局呢,所以我在赌也在笃。带着悲观的期望,一步步向上,用时间、灵魂、自由做砝码,加重我另一端盘子里幸福的重量。可笑的、相悖的、无奈的是,我只能将自己的时间、灵魂、自由售卖出去,获得可支配的东西,才有可能获得“自由”的幸福。

从年少时,那些正能量便让我感觉不适,电影主角努力就会成功的鸡汤让我麻木。他们太干净纯粹了,他们能理想地无视、化解那些现实,或许电影中没有涉及那么多的现实部分。

你看当我们在说“现实”一词时,已经下意识给它带着灰暗、残酷的注脚了。这让活在现实里“活生生”的人,怎么去干净,怎么去正能量。

在未将身上的枷锁卸下之前,我最多只能戴着镣铐起舞。这时我才明白,原来让我不适的不是“正能量”,而是那些沉沦与虚弱无力。终其一生,我都在尽力卸下身上的枷锁,逃离一些环境,接近干净与正能量。做阿甘,做美梦。

“我的灯和酒坛上落满灰尘,而遥远的路程上却干干净净。”

没法好好活在这种割裂里,更无法好好活在当下,一边是千禧年偶像文艺复兴,一边是居民被封几个月,一边是被遗忘的八孩母亲......
恐惧,焦虑,可怕。为什么我每天都会那么愤怒,太多的冲击与痛苦,我无法规避,也无法无视,不管是否与我有关。
退一步讲,大家总是只扫门前雪不管瓦上霜,“覆巢之下 焉有完卵” ,谁又能逃开呢。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