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惊失色,发了条不公开推文但刚刚被未关注人点赞了,怎么回事!

恍然。
身边的男性朋友听我在痛骂书里的下作行径,他说:建议换一本看。

书我可以简单换一本看,那我难道可以也换一个现实过活吗?
逃避不是方法,他与其说是不忍我,更不如说是在对我捅软刀子,不要我去打破痛骂父权。

今天睡醒前最后一个梦的边缘意识是门缝里的金色一一。
那感觉真是很恐怖,我只觉得幸好,幸好当时没有回想起“是光强调了影子”那一段。

醒过来天没亮,摸手机一看,六点整。
最近每天睡醒第一件事是做语言题目,于是照旧。

刚刚洗澡,不知道为什么又想到了书的内容,顺着想下去,我突然觉得。
喜欢的人以年龄差拒绝我,或是我不应该只觉得他浅薄,而更应该去怪恋童癖。
如果依照守恒定律,那他拒绝年龄差过大的恋爱,或许是因为有人正享受着年龄差巨大的“恋爱”。

思及此,突然好像惊醒,觉得自己无厘头得很。

视线飘到窗口,虽然在洗澡,可我依然留了一道拇指小缝。一来是换气,二来可以看见远山和水塘,田野里的火车轨道。

我不喜欢开换气按钮,有股讨厌的机器运转的味道。嗡嗡的声音也跟着从天花板旋转式落下,绕进我的音乐里,活像噪点杂音。
可我已经开了雨声白噪音,所以敬谢不敏。

这道窗户缝隙是我最后的自我的自由。..我大概真的很奇怪。
以前我把整扇窗户都卸了,只在洗浴的时候再串回窗帘环,下面那圈是我手工制作。
下雨刮风的日子屋内也闯进乱窜的喧嚣,我只觉得欣喜。

后来睡醒发现东西两次移位,怀疑家里进人,就封上了。
把大自然拒之门外,我很痛苦。

我不想再因为其他人类的心理,改变我想要的东西。

我多少是有点拜屌。屌大的技术好不好另说,撞进去光碾都能碾过敏感点,都不必花力气去找方向撞。
屌小的裤子一脱我看见就兴趣全无,谁有心思去感受你的技巧我说,我看黄片不就是为了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屌大技术又好的男人的吗!

随便挑了部黄片看,结果微妙且妙。
全片大概有十分钟的剧情背景。

男主没喝酒之前像个男凝下的清纯女高中生()喝了酒干到女主鸦号,技术没看出多少,就是激烈蛮干,速度很快,力道不轻,屌也不小。
看起来很爽,完全不觉得女主在演,是真的有爽到。

有个浴汤部分很像四爱。女方说太舒服,我们身体相性很合,想再做。于是下流主导,男方一脸羞耻扭捏说不要,这样不可以。
到最后倚靠在女生怀里,女生的手替他摇,摇到他的腰都腾空了,脸颊向后贴上女生脸颊。
不是那种男凝里的女的发骚求干,而是一种女性也可以有性需求的感受在传递。

以往看的片里面,最经常出现的女生就是只需要啊啊叫就好了,像个背景板,像肉便器,像音频需要,反正不像个人,也不像真的存在在那一场场性爱里。

黄片里的男女平等,简直和这个男主狂野的做爱方式一样,让人看了就觉得爽的有点不真实。
发觉自己想这些,觉得有点滑稽。

自己的词库需要更新,说太老派了都是一种遮瑕。
读到“后现代”三个字,看了释意还是不懂这词究竟什么意思。只觉得多少有些摇滚之意,不像书写风格。

我逐漸意識到,我不夠堅強,不應該去追求“沒有意義”。

看了李米的猜想。
中途暂停了两次,一次热午饭,一次拿热好的午饭。

我果然还是更适合不看简介直接看电影。
当故事发展出乎我意料的时候,我就能更融进剧情里。

找电影海报做手帐摘记的时候顺着往下翻了翻影评。
看到这么一句(*附图),暂时没有比这更让我震然的感想。

亲爱的朋友,如果觉得我最近说话变得拿腔拿调,慢又温吞,请不要觉得我变了。

这才是让我觉得舒服的本来模样。

感觉本人的社交恐惧症已经严重到把跟人说话当成限时考试的地步。。。

读房思琪,作者的每一个用字都赋予了其感情过饱到接近溢出的状态。
所以看起来真的好累,每一个字认认真真看清模样,一段读完就是数十分钟过去。

今天读了两个小时半,读到脑袋都放空了,最后发觉自己是真的单纯只在读字,就停下来了。
像承载过重,感情处理系统被压垮,失灵了。

还剩50页就结束,总觉得终于能解脱,又因为觉得解脱而感到悲伤,羞愧。

开篇看电影活着的时候,伊纹姐姐有说:“先说好,可不要只旁观他人之痛苦,好吗?”
我心想好,所以读的时候我也一直挺直着腰背,但也只做到这种小孩程度。

一直到读到李国华带思琪去百货商场那一段之前。

他说:“我说了,那不是钱,那也不是鞋子,那是我的爱。礼物不就是这样美丽的一件事吗?礼物不就是把抽象的爱捧在手上送给喜欢的人吗?”
我对朋友说过这样的话,我也做过这样的事。我的现实与生活和房思琪的现实与生活有过上下叠层的交集。像两张薄纸叠在一起,用笔在上面那张上写字,下面的纸也会映出笔划痕迹,颜色不同,但是同源的。

所以读到这句话的那一瞬间我陷入非常难以忍受的感觉里,我震惊到发笑:我以后要怎么面对我的生活?
也是这句话说出口那一瞬间我的羞耻感重到无以复加。

李国华并没有特殊面目,并没有张牙舞爪的昭告天下说我是恋童癖。甚至他自己文字也说过数次,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最恐怖之处正是他的普通。我明白这一点,只是我从未如此清晰的明白到这种程度。

林用尽譬喻排比,竟不及这一句话带给我的冲击大。

另外当李国华用【溺】代替【腻】时,我终于不得不承认,李国华的调情伎俩是高超的。
22岁的我,看到这段文字,即使已经知道他言非由衷之言,但我依然心发颤,我甚至无法不去觉得欣赏,欣赏能够说出这句话的他。

有点想死。
想搜点代餐,脑袋里想的是黄景瑜,打出来是韩越。。

惊觉自己爱到现实和梦的界限不自觉模糊了。

Show older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