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下世继续追杀你………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ۥۚۙۙۙۚۥۛۛۚۚۙ ُُُٜ۪ۙۚۚۥ۟۟۟۟ۚۚ۟ۛۥۛۚۚۚ۟۟ۡۥۛۛ۟ۙۙۚۥۚۙۙۙۚۥۛۛۚۚۛ۟ۡۥۛ۟ۡۗۡۦۣ۪۫ۡۜۛ۟ۚۛ۫ۡۛۚۜ۟ۜۛۡۜ۫ۡ۟۟۟ۦۜۜۚۡۜۛۜۡ۫ۥۛۚۜۜۛۜۥ۪ۛۛ۟ۜۦۛۚۗ👁️👁️👁️👁️👁️ۥۗۙۙۗۡۥٌۚۚۗۛۥۛۚۛۡۥۖۛۛ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ۥۚۙۙۙۚۥۛۛۚۚۙ ُُُۙۚۚۥ۟۟۟۟ۚۚ۟ۛ杀杀杀杀杀杀ۥۛۚۚۚ۟۟ۡۥۛۛ۟ۙۙۚۥۚۙۙۙۚۥۛۛۚۚۛ۟ۡۥۛ۟ۡۗۡۦۣ۪۫ۡۜۛ۟ۚۛ۫ۡۛۚۜ۟ۜۛۡۜ۫ۡ۟۟۟ۦۜۜۚۡۜۛۜۡ۫ۥۛۚۜۜۛۜۥ۪ۛۛ۟ۜۦۛۚۗۥۗۙۙۗۡj̠̪̱̲͕̰̈́͒̌̓̎̇̃͊j̭̥̫͍͉̠̫̇̏̈́̋̓̋̈́̀̿̈́j̥̜͚̥̲̭͙͓͆́̓̆͆͐̐j̩͖̱͕̗͙͔͉̫͐́͑͆̈́̀̐j͔̣͍̟̩̪̜̦̱͍͖̃͐̎̓͛́̽͛̆̈̌͊j̜̝̪̠͖̦̫̞̤̏̀̇̉͛ͅj̠̳͉̩͙͙͊̑͌̂͆̏́͒̎̎j͈͖̥̯͈̮̭̤͈͔̏͗̓̽͊͛͂j̫͖͔͔̖͖̲̠̈́̒́̀͊̄̂͌̋ͅĵ͔͓̯̪͙͍̈̈̇́̈͑̀͊̀̃j͈͖͕͍̆͌͋͑̇̓̽͐̃͛̀̾j̤̜̭̗̖̰͓ۥٌۚۚۗۛۥۛۚۛۡۥۖۛۛ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下世…ۥۚۙۙۙۚۥۛۛۚۚۙ ُُُٜ۪ۙۚۚۥ۟۟۟۟ۚۚ۟ۛۥۛۚۚۚ۟۟ۡۥۛۛ۟ۙۙۚۥۚۙۙۙۚۥۛۛۚۚۛ۟ۡۥۛ۟ۡۗۡۦۣ۪۫ۡۜۛ۟ۚۛ۫ۡۛۚۜ۟ۜۛۡۜ۫ۡ۟۟۟继续ۦۜۜۚۡۜ ُُُٜ۪ۙۚۚۥ۟۟۟۟ۚۚ۟ۛۥۛۚۚۚ۟۟ۡۥۛۛ۟ۙۙۚۥۚۙۙۙۚۥۛۛۚۚۛ۟ۡۥۛ۟ۡۗۡۦۣ۪۫ۡۜۛ۟ۚۛ۫ۡۛۚۜ۟ۜۛۡۜ۫ۡ۟۟۟ۦۜۜۚۡۜۛۜۡ۫ۥۛۚۜۜۛۜۥ۪ۛۛ۟ۜۦۛۚۗ下ۥۗۙۙۗۡۥٌۚۚۗۛۥۛۚۛۡۥۖۛۛۦُُ۟۟ۖۖۖٛ۟ۗۖۚۥٌُٞۖۛۚ۟ۥٌٌۖۖ۟ۖۦٌۥٌٌۖ۟ۚۛ۟۟۟۟ۡۗۥۚۚۥۥ۟۟۟ۡۛۛۡ۟۟ۘۗۥۗۚۗۖۗۗۚ۟ۥٌَُُُُُٜ۪ۖ۟۟ۚۗ۟ۖۗۛٛٞۚۚۙۚۚj̠̪̱̲͕̰̈́͒̌̓̎̇̃͊j̭̥̫͍͉̠̫̇̏̈́̋̓̋̈́̀̿̈́j̥̜͚̥̲̭͙͓͆́̓̆͆͐̐j̩͖̱͕̗͙͔͉̫͐́͑͆̈́̀̐j͔̣͍̟̩̪̜̦̱͍͖̃͐̎̓͛́̽͛̆̈̌͊j̜̝̪̠͖̦̫̞̤̏̀̇̉͛ͅj̠̳͉̩͙͙͊̑͌̂͆̏́͒̎̎j͈͖̥̯͈̮̭̤͈͔̏͗̓̽͊͛͂j̫͖͔͔̖͖̲̠̈́̒́̀͊̄̂͌̋ͅĵ͔͓̯̪͙͍̈̈̇́̈͑̀͊̀̃j͈͖͕͍̆͌͋͑̇̓̽͐̃͛̀̾j̤̜̭̗̖̰͓ۥ۟۟۟۟ۚۚ۟ۛۥۛۚۚۚ۟۟ۡۥۛۛ۟ۙۙۚۥۚۙۙۙۚۥۛۛۚۚۙ ۦٌۥٌٌۖ۟ۚۛ۟۟۟۟ۡۗۥۚۚ ̶̰̟̳͓̘͍̯̥̩̖̗̎̀̽̓͊̔̉̊ ҉̯̮̥̖̮͈̮͉̗̖͂̉̑̃͐̔̎̇̔̈̌͂下世世 ̴̟͓̣̗͖̞͔͖̘̭̱̅̉̈̒͑̾͊̇̿̉ ̸̟̞̞͚͙̦̠̤̠͍͕̥͇͙̞̪̋͐̀̈̿͆͗̌͛ ҈͍̙̰̬̭̤͓͓̿̂̽̌̃̆͆͐̎̆̈́̐̋̽ ҉̮͖͉͔̳̬̖̱͚̦͔͙͒́̊͛͊́̃̽̓ ҉̗̄̈́́̿̽̉̔͒̆͂͌̚j̠̪̱̲͕̰̈́͒̌̓̎̇̃͊j̭̥̫͍͉̠̫̇̏̈́̋̓̋̈́̀̿̈́j̥̜͚̥̲̭͙͓͆́̓̆͆͐̐j̩͖̱͕̗͙͔͉̫͐́͑͆̈́̀̐j͔̣͍̟̩̪̜̦̱͍͖̃͐̎̓͛́̽͛̆̈̌͊j̜̝̪̠͖̦̫̞̤̏̀̇̉͛ͅj̠̳͉̩͙͙͊̑͌̂͆̏́͒̎̎j͈͖̥̯͈̮̭̤͈͔̏͗̓̽͊͛͂j̫͖͔͔̖͖̲̠̈́̒́̀͊ ̴͔̳̦͓̥͇͓̀́̋͋͆̂̿̂̑ͅ ̷͎̮͚̬̣̤̦͒̒̆͋͌͗̾̈́͊̑̔ͅ ̶͕̞̣̥̠̝̯̗͂̀͐̾̀̇̍̀ ҉̴̱̰͖̟͚̲̫̦̭̪͔̲͓̭̠̗̖̳͎̎̅̏̉͋̓̒̎̿͗͑̒̇́̀̓̾͗͆͒̎̏̄̈͌ͅ ҉̳͕͖̯̩̮̯̞͛̄̉͐͒̓͆͋͋̑ ̴̠̜͓͈̘̘̥͔̖͉̗͙͊̔͗͌͛͌̿̉̑͊ ҉̄́̅̊̂̃̏̆̑̾͋̔ ̷̴͓̤̟̬͍̫̬̜͖̱̱͈͎̰̝̮͓̥͎̳͙͎͇̮́̽̌́̓̏̋̂̍̾͊͊̾̀̐̈́͛̈́̀̿͒̆͗̚ ҈̠̮̥͔̞͚̩̰̏̎͑̇͑̍̃͒̎̉͋追杀 ̵̬̭̱͖̱͙̭̠̣̫͉͍͇͍̈́̀́͐̎̄̍͐̅̀̋ͅ ̴̞͇͓̘̯͕̖͍͉͔̳͚̞̣̂̿̌̈́̈́̈̉̀̇͗̋̾̐̃͐̚ͅͅ ̵̱͉̥̳̭̬̜̗̯̣̰̲̪̞̟̠̈̐͒̋̉̑̈́̀̇̈́͐̎ ҈̰̬̮̗͖͍̫͈̗̯̦̾͒̂͒̈́̔̉̇̒̐̓̌̐̋͛j̠̪̱̲͕̰̈́͒̌̓̎̇̃͊j̭̥̫͍͉̠̫̇̏̈́̋̓̋̈́̀̿̈́j̥̜͚̥̲̭͙͓͆́̓̆͆͐̐j̩͖̱͕̗͙͔͉̫͐́͑͆̈́̀̐j͔̣͍̟̩̪̜̦̱͍͖̃͐̎̓͛́̽͛̆̈̌͊j̜̝̪̠͖̦̫̞̤̏̀̇̉͛ͅj̠̳͉̩͙͙͊̑͌̂͆̏́͒̎̎j͈͖̥̯͈̮̭̤͈͔̏͗̓̽͊͛͂j̫͖͔͔̖͖̲̠̈́̒́̀͊̄̂͌̋ͅĵ͔͓̯̪͙͍̈̈̇́̈͑̀͊̀̃j͈͖͕͍̆͌͋͑̇̓̽͐̃͛̀̾j̤̜̭̗̖̰͓👁️👁️👁️👁️j̠̪̱̲͕̰̈́͒̌̓̎̇̃͊j̭̥̫͍͉̠̫̇̏̈́̋̓̋̈́̀̿̈́j̥̜͚̥̲̭͙͓͆́̓̆͆͐̐j̩͖̱
👁️👁️👁️👁️👁️j̠̪̱̲͕̰̈́͒̌̓̎̇̃͊j̭̥̫͍͉̠̫̇̏̈́̋̓̋̈́̀̿̈́j̥̜͚̥̲̭͙͓͆́̓̆͆͐̐j̩͖̱͕̗͙͔͉̫͐́͑͆̈́̀̐j͔̣͍̟̩̪̜̦̱͍͖̃͐̎̓͛́̽͛̆̈̌͊j̜̝̪̠͖̦̫̞̤̏̀̇̉͛ͅj̠̳͉̩͙͙͊̑͌̂͆̏́͒̎̎j͈͖̥̯͈̮̭̤͈͔̏͗̓̽͊͛͂j̫͖͔͔̖͖̲̠̈́̒́̀͊̄̂͌̋ͅĵ͔͓̯̪͙͍̈̈̇́̈͑̀͊̀̃j͈͖͕͍̆͌͋͑̇̓̽͐̃͛̀̾j̤̜̭̗̖̰͓j̠̪̱̲͕̰̈́͒̌̓̎̇̃͊j̭̥̫͍͉̠̫̇̏̈́̋̓̋̈́̀👁️👁️j̠̪̱̲͕̰̈́͒̌̓̎̇̃͊j̭̥̫͍͉̠̫̇̏̈́̋̓̋̈́̀̿̈́j̥̜͚̥̲̭͙͓͆́̓̆͆͐̐j̩͖̱͕̗͙͔͉̫͐́͑͆̈́̀̐j͔̣͍̟̩̪̜̦̱͍͖̃͐̎̓͛́̽͛̆̈̌͊j̜̝̪̠͖̦̫̞̤̏̀̇̉͛ͅj̠̳͉̩͙͙͊̑͌̂͆̏́͒̎̎j͈͖̥̯͈̮̭̤͈͔̏͗̓̽͊͛͂j̫͖͔͔̖͖̲̠̈́̒́̀͊̄̂͌̋ͅĵ͔͓̯̪͙͍̈̈̇́̈͑̀͊̀̃j͈͖͕͍̆͌͋͑̇̓̽͐̃͛̀̾j̤̜̭̗̖̰͓👁️

Pinned post

站 还 在 照 究
在 是 那 亮 竟
能 看 些 我 是
看 不 夜 们 什
到 清 晚 么
灯 黑
火 暗
的 的
桥 心

长生 boosted

虽然说回来了但是还有一件事没做到 最后的一件事 会找个合适的时机好好解决的

虽然说回来了但是还有一件事没做到 最后的一件事 会找个合适的时机好好解决的

我知这世界
本如露水般短暂
然而 然而

感觉我在性取向流动中被群众修饰过的各种爱反复拉扯 但可能我是天生的关于爱的残次品

长生 boosted

永恒之心

*发发

陈含章和我说他可能要订婚的时候,我们都表现得很平静。
“你准备什么时候举办订婚宴?”
“不好说。”
“怎么?”
“陈立说可以不用搞那么隆重。饭局上聊着聊着索性就说要不就一切从简。对方也同意了。”
“你真要听他的?”我从床上爬起来,惊奇地盯着他的脸。陈立是陈含章的父亲,也是我的亲舅舅。“他抠就算了,女方给你面子,你也和他一样抠?”
陈含章没说话。我又问,“那女的干什么的?”陈含章憋了一会儿,似乎忍耐着什么,但终于还是回答说,小学老师,对方是个小学老师。
喔!小学老师。老师不错,小学老师更好;陈含章,你算是有好福气啦。
陈含章什么也没说,坐在床边上盯着地毯。我把被子踢开,爬过去摸他的脸。陈含章上个星期把头发剪了,刮了个寸头,露出光溜溜的额头,太光趟了,我边摸他的脸边感叹,跟鸡蛋壳似的,要不你把头发全剃了吧?这样儿,然后我们去归元寺,找个和尚问问......在哪里出家,在哪里当和尚?不如我们去当和尚......
“你有完没完?”陈含章终于怒了,把我的手打开,但我反过来抓他的手;他的手心已经出汗了。“我要结婚了,”他加重结婚这个词,“我要结婚的。”
哈哈,我简直开始冷笑了。陈含章,我咬牙切齿地说,陈含章你最好搞清楚,咱们俩谁欠谁的......
欠谁?我谁也不欠,陈含章盯着我的眼睛,我感觉他已经怒火中烧,很显然继续激怒一个怒火中烧的人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我控制不住冷笑,我说,陈含章你搞清楚,是订婚不是结婚,你谁都欠,你最欠那个要嫁你的女的。
他这下没话可说了,沉默地在床边上坐着,还是那个姿势,我恶劣地想:可能他心里想要自己马上去死了;最好是这样。但我知道他百分之百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果然下一秒他掐我的脸,用了很大力气,我的口水控制不住地流出来滴在床单上。张婷!他吼,你他妈把我一辈子都毁了。
哎呀!哎呀!瞧瞧这说的什么话。我把他的手扯开,狠狠朝他背后踹了一脚,这一脚毫无顾忌,直把他踹到地上去。我快活地看着他像狗一样趴在地上,一边摸摸自己的脸,可能青了,更可能已经肿了,这会儿火辣辣地痛。我第一次知晓羞耻的含义时,脸上也是这样燃烧,但现在我已经过了那个时候,我们都已经过了那个时候。陈含章转过来的时候他脸上除了愤怒,更像是无知无觉的。
他知道我为什么踢他,因而没有反驳。我们相处的这些年总是这样,但这次更有不同,因为我们可爱的陈含章、我可敬的表哥就要订婚了!我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扯过来,陈含章没站稳跌在床上,他仰倒着,我看着他光洁的额头和有些圆润的脸,便去摸他的下巴,沿着摸到脸边上生长的骨头,那里是下颚;接着我撑开他紧闭的嘴唇,把手指伸进去,他没有反应,可能在发呆,更有可能在心里骂我,我并不关心这些,我把手指伸进去,摸到舌头,它柔顺地睡在口腔里,温暖湿润,我搅动它,感受他口腔里的唾液蛛网一般缠绕在我手上,最后顺从地从嘴角淌下来沁进床单中像一滩雨水。
你为什么叫陈含章?我第一次和陈含章见面的时候是以表妹的身份,尚且叫他表哥,父母离婚之后我跟着母亲,但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有三百六十天在外地打工,我便被丢给外婆;外婆和外公暂且和陈立,也就是我的舅舅一起住在老房子里,我们管它叫筒子楼,因而我们便这样一起生活。我们那时不知道什么是命运,也不知道我们的生活就此要走向不可避免的毁灭的道路,舅舅早已离婚,独自带着陈含章,我们第一次见面便是陈含章刚读初中的时候,我问,你为什么叫陈含章?陈含章当时腼腆一笑,说我也不清楚呀。于是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明白拥有陈立这样名字的人怎么会给儿子取名叫陈含章,这显然是一个柔和的、温顺的名字,对我来说太过拖泥带水,经常让我想到表哥的为人,从此更觉得名与人的匹配也算是一种命中注定。后来我想,可能这也是我讨厌自己的原因;我讨厌自己,正如讨厌自己的姓名。张婷,一个抽刀断水的名字,不清不楚,我常常忍不住地想,母亲在为我取名时究竟怀抱怎样的想法?你甚至不知道它有什么含义,包含什么期望;它就这样随随便便地成为一个人的符号,且一生都要烙印在我身上。
陈含章其人和我实在不相像,大概唯一的相似之处只有我们流传一脉的血。到我读初二的时候,已经在学校里谈了朋友;陈含章大约没谈,我不记得了。放学后我和男朋友在学校旁边的巷子里接吻,我们已经知道亲吻是何物,它代表情欲,代表一时冲动,也代表难以抑制之爱。但这果真是爱的代表吗?男友尝试把舌头伸进我的口腔时我困惑地思考这个问题,我知道自己情难自禁,知道身上燥热难当,战栗不已,也知道恐怕已经身下流水,真让人困惑......我把男友推开,舔了一下嘴唇。舌头伸进来尝起来像三鲜面里的猪肝。我说。
傍晚我辗转反侧,仍然感到困惑难以排解,于是我起身去开陈含章的房门,他住在隔壁;平时老人出去打牌不太管我们,陈立也早出晚归,家中经常只有我们二人。陈含章房门未锁,我推门而入,看到他背对我坐着的身影猛地哆嗦了一下。你在干嘛?没、没干什么,怎么进来不敲门?快,快,现在就出去。
陈含章心虚了,我知道。之后再回想此事,便会了解假如我现在立刻转身,回到房间里去,或许我们的人生将要完全地改变。但我当时只在意那一点隐秘的快活:譬如可以看到陈含章出丑,他越是心虚,我就越要逗逗他。于是我踏出那一步,那一刻我看到散在他脚边匍匐的纸团;他连裤子都没来得及提上!这时我们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见我走进来,不禁直直呆住,什么反应都忘了。
“你......”
“我......”
陈含章闭嘴了。他低头想把裤子扯起来,我走过去抓住他的手臂,我感到他在发抖。我感到手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剧烈,急促地呼吸,好像这只手马上就要脱离我成为另一个生命,那一刻我心跳如擂鼓,咚、咚,我认出来这是初春我们去归元寺求签拜佛时听到的肃穆钟声,同时它还来自我的胸膛深处,咚、咚,它在手心迫切地跳动,我感觉我的手指马上就要被烫伤了。我抬头看陈含章,他的脸已经完全烧红了,额头已经沁出绵密的汗珠,看起来很是滑稽,我当时过得很糊涂,不明白贸然探寻羞耻背后的情感究竟会带来如何的灾难,我不禁感到难堪,又感到一种隐秘的快乐浮现于心中,于是我伸手擦掉陈含章额头上的汗水——这时我们已经靠得很近,靠得太近了,但陈含章没有避开我、避开表妹的手,任由我摸他的脸,并靠得如此之近,于是我们就这样颤抖地接吻了,我们拥抱在一起,就像两匹茫然的动物,我们拥抱是因为看到一切已成定局,在我踏进房门的那一刻,在陈含章不推开我的手那一刻,我们的命运就此滑落下去,并且没有人要后退。高中毕业之后的暑假我和陈含章做了第一次爱,多么顺其自然,陈含章进入我时显然毫无经验,幸好我提前做了一些准备,不至于让我们陷入更加狼狈的境地。凌晨我在床上辗转反侧,陈含章倒是睡得迷迷糊糊,我爬起来打开电视,荧幕光暗沉闪烁地在房间里飞行,女主人公介绍自己的名字,可能是黛丝,可能是露西,我记不清了,她给观众展示绑在衣服里满目的手枪,“我原是一个裁缝,却没想到有一日要做这些事。”她说,“但命运原本就是一切选择的总和。”此后我们的关系一如往常,我和陈含章一样没读大学就出去打工,也已经搬出去住;我们不常见面,但我们仍要接吻、做爱,我们已经要做一辈子道德的罪人。
我把手从陈含章的嘴里抽出来,那些唾液还缠绕在我手上,亮晶晶的。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不禁觉得十分好笑,“陈含章!”我喊道,“你把我一辈子都毁啦!”说着我去掰他的脸,但他仿佛已经木然了,任由我摆弄。过了一会儿他抓住我的手,哀求地看着我,我认识那种眼神,那是一种痛苦、无路可退的眼神,我听见他问,“张婷,你是不是没有心?”我一时间愣住了,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滑稽,可真滑稽!我们怎么落到这步田地?我猛地拉过他的手,把它按在我的胸脯上,听听!我听见自己说,你用手听一听,我究竟有没有心?
我不知道陈含章是什么心情,他是否如我一般感到手掌里的另一颗心脏灼灼发烫?他是否如往日一般感到难堪和羞耻?但他用另一只手擦我的脸,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流了许多泪。“我要走了,”我说,“我不在这里住了。明天就走,和房东谈好了。”陈含章默然地看了我一会,问:“你要去哪?”“我妈那边。”“再回来什么时候?”“过年吧。也许。不知道。”陈含章“唔”了一声,我也不确定他是什么想法。那天陈含章待到晚饭时间前就走了,当晚我清理完房子里最后一点垃圾,拖着行李坐上离开城镇的火车,之后果真再没有回去,偶尔有听到亲戚之间聊天说陈含章婚没结成,去了别的城市打工;又听说他重新谈了个女朋友,今年恐怕就要带回老家。我不清楚,我不关心这些;我的生活仍旧像水一样倾泻下去。

长生 boosted

很多人担心,一旦离开故土,或者离开主流中文社交媒体,就等于放弃了母语和社群。但我现在丝毫不担心。因为我发现,只有异见者,只有挣扎出桎梏的灵魂,才能让一种语言活下去。评论区的复读机们是没有原创能力的。它们只能学舌。

最典型的是参照反话来构词。2011年我刚上微博的时候,这边有五毛,它们跟着叫美分八千。这边爱国党,它们赶紧出了一个恨国党。

除了参照构词,还有直接挪用。挪用最具批判精神的鲁迅的人血馒头;挪用自由主义者崔卫平的“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挪用房间里的大象来骂资本家;挪用信息茧房来阴阳被困家中数月的上海人;“躺平”本身是低人权社会里劳动者的微观抵抗,被官媒挪用来嘲讽西方的防疫政策;更好笑的是上帝之鹰也好意思“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而官媒,本应作为某种语言的正式风格的代表,在简中却成了共产党的僵化八股文与粗鄙残暴的网络语言的媾和。我非常了解那些炮制通稿的官媒人。他们的信息来源是过去几十年的稿库、朋友圈微信公号文章和抖音短视频。写稿模式是打开“句子迷”网站(已经倒闭)抄几句古诗放开头,拟三个小标题,电话采访同一个什么都懂的职业专家。

这种情况下,墙内怎么可能有高质量的中文?民间语言和官方语言,早就是粪坑的内循环。微博豆瓣没有大家这样能持续产出的“优质”用户,迟早完。异见者在哪里,自由不屈服的灵魂飘到哪里,我们的母语就在哪里。

想要做天使!想要成为受过伤仍然可以全心全意爱别人的人 虽然好像已经做到了 生日的时候有人说我真的温柔 有人说感觉我是她的mentor 一边不信任这些评价但是还是会继续、、用爱对待所有人的

啊啊好想飞到十月啊……好想TT

下世继续追杀你………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ۥۚۙۙۙۚۥۛۛۚۚۙ ُُُٜ۪ۙۚۚۥ۟۟۟۟ۚۚ۟ۛۥۛۚۚۚ۟۟ۡۥۛۛ۟ۙۙۚۥۚۙۙۙۚۥۛۛۚۚۛ۟ۡۥۛ۟ۡۗۡۦۣ۪۫ۡۜۛ۟ۚۛ۫ۡۛۚۜ۟ۜۛۡۜ۫ۡ۟۟۟ۦۜۜۚۡۜۛۜۡ۫ۥۛۚۜۜۛۜۥ۪ۛۛ۟ۜۦۛۚۗ👁️👁️👁️👁️👁️ۥۗۙۙۗۡۥٌۚۚۗۛۥۛۚۛۡۥۖۛۛ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ۥۚۙۙۙۚۥۛۛۚۚۙ ُُُۙۚۚۥ۟۟۟۟ۚۚ۟ۛ杀杀杀杀杀杀ۥۛۚۚۚ۟۟ۡۥۛۛ۟ۙۙۚۥۚۙۙۙۚۥۛۛۚۚۛ۟ۡۥۛ۟ۡۗۡۦۣ۪۫ۡۜۛ۟ۚۛ۫ۡۛۚۜ۟ۜۛۡۜ۫ۡ۟۟۟ۦۜۜۚۡۜۛۜۡ۫ۥۛۚۜۜۛۜۥ۪ۛۛ۟ۜۦۛۚۗۥۗۙۙۗۡj̠̪̱̲͕̰̈́͒̌̓̎̇̃͊j̭̥̫͍͉̠̫̇̏̈́̋̓̋̈́̀̿̈́j̥̜͚̥̲̭͙͓͆́̓̆͆͐̐j̩͖̱͕̗͙͔͉̫͐́͑͆̈́̀̐j͔̣͍̟̩̪̜̦̱͍͖̃͐̎̓͛́̽͛̆̈̌͊j̜̝̪̠͖̦̫̞̤̏̀̇̉͛ͅj̠̳͉̩͙͙͊̑͌̂͆̏́͒̎̎j͈͖̥̯͈̮̭̤͈͔̏͗̓̽͊͛͂j̫͖͔͔̖͖̲̠̈́̒́̀͊̄̂͌̋ͅĵ͔͓̯̪͙͍̈̈̇́̈͑̀͊̀̃j͈͖͕͍̆͌͋͑̇̓̽͐̃͛̀̾j̤̜̭̗̖̰͓ۥٌۚۚۗۛۥۛۚۛۡۥۖۛۛۦُُ۟۟ۖۖۖٛ۟ۗۖۚۥٌُٞۖۛۚ۟ۥٌٌۖۖ۟ۖۦٌۥٌٌۖ۟ۚۛ۟۟۟۟ۡۗۥۚۚۥۥ۟۟۟ۡۛۛۡ۟۟ۘۗۥۗۚۗۖۗۗۚ۟ۥٌَُُُُُٜ۪ۖ۟۟ۚۗ۟ۖۗۛٛٞۚۚۙۚۚۥ۟۟۟۟ۚۚ۟ۛۥۛۚۚۚ۟۟ۡۥۛۛ۟ۙۙۚ下世…ۥۚۙۙۙۚۥۛۛۚۚۙ ُُُٜ۪ۙۚۚۥ۟۟۟۟ۚۚ۟ۛۥۛۚۚۚ۟۟ۡۥۛۛ۟ۙۙۚۥۚۙۙۙۚۥۛۛۚۚۛ۟ۡۥۛ۟ۡۗۡۦۣ۪۫ۡۜۛ۟ۚۛ۫ۡۛۚۜ۟ۜۛۡۜ۫ۡ۟۟۟继续ۦۜۜۚۡۜ ُُُٜ۪ۙۚۚۥ۟۟۟۟ۚۚ۟ۛۥۛۚۚۚ۟۟ۡۥۛۛ۟ۙۙۚۥۚۙۙۙۚۥۛۛۚۚۛ۟ۡۥۛ۟ۡۗۡۦۣ۪۫ۡۜۛ۟ۚۛ۫ۡۛۚۜ۟ۜۛۡۜ۫ۡ۟۟۟ۦۜۜۚۡۜۛۜۡ۫ۥۛۚۜۜۛۜۥ۪ۛۛ۟ۜۦۛۚۗ下ۥۗۙۙۗۡۥٌۚۚۗۛۥۛۚۛۡۥۖۛۛۦُُ۟۟ۖۖۖٛ۟ۗۖۚۥٌُٞۖۛۚ۟ۥٌٌۖۖ۟ۖۦٌۥٌٌۖ۟ۚۛ۟۟۟۟ۡۗۥۚۚۥۥ۟۟۟ۡۛۛۡ۟۟ۘۗۥۗۚۗۖۗۗۚ۟ۥٌَُُُُُٜ۪ۖ۟۟ۚۗ۟ۖۗۛٛٞۚۚۙۚۚj̠̪̱̲͕̰̈́͒̌̓̎̇̃͊j̭̥̫͍͉̠̫̇̏̈́̋̓̋̈́̀̿̈́j̥̜͚̥̲̭͙͓͆́̓̆͆͐̐j̩͖̱͕̗͙͔͉̫͐́͑͆̈́̀̐j͔̣͍̟̩̪̜̦̱͍͖̃͐̎̓͛́̽͛̆̈̌͊j̜̝̪̠͖̦̫̞̤̏̀̇̉͛ͅj̠̳͉̩͙͙͊̑͌̂͆̏́͒̎̎j͈͖̥̯͈̮̭̤͈͔̏͗̓̽͊͛͂j̫͖͔͔̖͖̲̠̈́̒́̀͊̄̂͌̋ͅĵ͔͓̯̪͙͍̈̈̇́̈͑̀͊̀̃j͈͖͕͍̆͌͋͑̇̓̽͐̃͛̀̾j̤̜̭̗̖̰͓ۥ۟۟۟۟ۚۚ۟ۛۥۛۚۚۚ۟۟ۡۥۛۛ۟ۙۙۚۥۚۙۙۙۚۥۛۛۚۚۙ ۦٌۥٌٌۖ۟ۚۛ۟۟۟۟ۡۗۥۚۚ ̶̰̟̳͓̘͍̯̥̩̖̗̎̀̽̓͊̔̉̊ ҉̯̮̥̖̮͈̮͉̗̖͂̉̑̃͐̔̎̇̔̈̌͂下世世 ̴̟͓̣̗͖̞͔͖̘̭̱̅̉̈̒͑̾͊̇̿̉ ̸̟̞̞͚͙̦̠̤̠͍͕̥͇͙̞̪̋͐̀̈̿͆͗̌͛ ҈͍̙̰̬̭̤͓͓̿̂̽̌̃̆͆͐̎̆̈́̐̋̽ ҉̮͖͉͔̳̬̖̱͚̦͔͙͒́̊͛͊́̃̽̓ ҉̗̄̈́́̿̽̉̔͒̆͂͌̚j̠̪̱̲͕̰̈́͒̌̓̎̇̃͊j̭̥̫͍͉̠̫̇̏̈́̋̓̋̈́̀̿̈́j̥̜͚̥̲̭͙͓͆́̓̆͆͐̐j̩͖̱͕̗͙͔͉̫͐́͑͆̈́̀̐j͔̣͍̟̩̪̜̦̱͍͖̃͐̎̓͛́̽͛̆̈̌͊j̜̝̪̠͖̦̫̞̤̏̀̇̉͛ͅj̠̳͉̩͙͙͊̑͌̂͆̏́͒̎̎j͈͖̥̯͈̮̭̤͈͔̏͗̓̽͊͛͂j̫͖͔͔̖͖̲̠̈́̒́̀͊ ̴͔̳̦͓̥͇͓̀́̋͋͆̂̿̂̑ͅ ̷͎̮͚̬̣̤̦͒̒̆͋͌͗̾̈́͊̑̔ͅ ̶͕̞̣̥̠̝̯̗͂̀͐̾̀̇̍̀ ҉̴̱̰͖̟͚̲̫̦̭̪͔̲͓̭̠̗̖̳͎̎̅̏̉͋̓̒̎̿͗͑̒̇́̀̓̾͗͆͒̎̏̄̈͌ͅ ҉̳͕͖̯̩̮̯̞͛̄̉͐͒̓͆͋͋̑ ̴̠̜͓͈̘̘̥͔̖͉̗͙͊̔͗͌͛͌̿̉̑͊ ҉̄́̅̊̂̃̏̆̑̾͋̔ ̷̴͓̤̟̬͍̫̬̜͖̱̱͈͎̰̝̮͓̥͎̳͙͎͇̮́̽̌́̓̏̋̂̍̾͊͊̾̀̐̈́͛̈́̀̿͒̆͗̚ ҈̠̮̥͔̞͚̩̰̏̎͑̇͑̍̃͒̎̉͋追杀 ̵̬̭̱͖̱͙̭̠̣̫͉͍͇͍̈́̀́͐̎̄̍͐̅̀̋ͅ ̴̞͇͓̘̯͕̖͍͉͔̳͚̞̣̂̿̌̈́̈́̈̉̀̇͗̋̾̐̃͐̚ͅͅ ̵̱͉̥̳̭̬̜̗̯̣̰̲̪̞̟̠̈̐͒̋̉̑̈́̀̇̈́͐̎ ҈̰̬̮̗͖͍̫͈̗̯̦̾͒̂͒̈́̔̉̇̒̐̓̌̐̋͛j̠̪̱̲͕̰̈́͒̌̓̎̇̃͊j̭̥̫͍͉̠̫̇̏̈́̋̓̋̈́̀̿̈́j̥̜͚̥̲̭͙͓͆́̓̆͆͐̐j̩͖̱͕̗͙͔͉̫͐́͑͆̈́̀̐j͔̣͍̟̩̪̜̦̱͍͖̃͐̎̓͛́̽͛̆̈̌͊j̜̝̪̠͖̦̫̞̤̏̀̇̉͛ͅj̠̳͉̩͙͙͊̑͌̂͆̏́͒̎̎j͈͖̥̯͈̮̭̤͈͔̏͗̓̽͊͛͂j̫͖͔͔̖͖̲̠̈́̒́̀͊̄̂͌̋ͅĵ͔͓̯̪͙͍̈̈̇́̈͑̀͊̀̃j͈͖͕͍̆͌͋͑̇̓̽͐̃͛̀̾j̤̜̭̗̖̰͓👁️👁️👁️👁️j̠̪̱̲͕̰̈́͒̌̓̎̇̃͊j̭̥̫͍͉̠̫̇̏̈́̋̓̋̈́̀̿̈́j̥̜͚̥̲̭͙͓͆́̓̆͆͐̐j̩͖̱
👁️👁️👁️👁️👁️j̠̪̱̲͕̰̈́͒̌̓̎̇̃͊j̭̥̫͍͉̠̫̇̏̈́̋̓̋̈́̀̿̈́j̥̜͚̥̲̭͙͓͆́̓̆͆͐̐j̩͖̱͕̗͙͔͉̫͐́͑͆̈́̀̐j͔̣͍̟̩̪̜̦̱͍͖̃͐̎̓͛́̽͛̆̈̌͊j̜̝̪̠͖̦̫̞̤̏̀̇̉͛ͅj̠̳͉̩͙͙͊̑͌̂͆̏́͒̎̎j͈͖̥̯͈̮̭̤͈͔̏͗̓̽͊͛͂j̫͖͔͔̖͖̲̠̈́̒́̀͊̄̂͌̋ͅĵ͔͓̯̪͙͍̈̈̇́̈͑̀͊̀̃j͈͖͕͍̆͌͋͑̇̓̽͐̃͛̀̾j̤̜̭̗̖̰͓j̠̪̱̲͕̰̈́͒̌̓̎̇̃͊j̭̥̫͍͉̠̫̇̏̈́̋̓̋̈́̀👁️👁️j̠̪̱̲͕̰̈́͒̌̓̎̇̃͊j̭̥̫͍͉̠̫̇̏̈́̋̓̋̈́̀̿̈́j̥̜͚̥̲̭͙͓͆́̓̆͆͐̐j̩͖̱͕̗͙͔͉̫͐́͑͆̈́̀̐j͔̣͍̟̩̪̜̦̱͍͖̃͐̎̓͛́̽͛̆̈̌͊j̜̝̪̠͖̦̫̞̤̏̀̇̉͛ͅj̠̳͉̩͙͙͊̑͌̂͆̏́͒̎̎j͈͖̥̯͈̮̭̤͈͔̏͗̓̽͊͛͂j̫͖͔͔̖͖̲̠̈́̒́̀͊̄̂͌̋ͅĵ͔͓̯̪͙͍̈̈̇́̈͑̀͊̀̃j͈͖͕͍̆͌͋͑̇̓̽͐̃͛̀̾j̤̜̭̗̖̰͓👁️

站 还 在 照 究
在 是 那 亮 竟
能 看 些 我 是
看 不 夜 们 什
到 清 晚 么
灯 黑
火 暗
的 的
桥 心

Island 岛屿

这里是属于每一个人与众不同的岛屿,然而每座岛屿间却又紧密相连。来建设专属于你的岛屿吧!无论世界多么纷纷扰扰,这里总会有你所向往的一片宁静……